說來,馮芷榕可是真心忘了前些天周有韶說要帶她出門的事情,所以前一日也忘記了時間、直央著久彆的大哥馮敘輝與自己說外頭的故事而晚睡,直到隔日也想順理成章地賴床時,卻是被百則捉了起來和白婭一起替她梳頭、打扮。

那可累壞了她這位未滿十歲的孩子!

馮芷榕幾乎是任由兩位丫鬟替她擦臉、打扮,一麵還在哈欠連連的狀況下踏出自己的房門,一身懶散的氣息更甚平常。

白婭雖然看著自家小姐這般想笑,但還是忍住了笑意,不斷提醒馮芷榕得打起精神、省得又捱上一頓念。

這回前往外城燒香禮佛還帶上了馮敘輝、王淳芊夫妻二人,算是對每趟馮敘輝出門行商平安的祈求還願。

由於還要帶著丫鬟與還願的供品,周有韶本想命人趕三輛馬車出來,這樣四人再加上丫鬟們與所載的供品箱子纔能有足夠的空間乘坐與擺放,但馮敘輝卻說道自己總是遠遊在外,想儘點孝心,便是要與淳芊和周有韶、馮芷榕四人共乘一輛,另一輛裝載供品的車輛則讓周有韶與馮芷榕身旁較為年長的丫鬟雲璧與百則照顧,至於其他近侍丫鬟則都給留在府裡頭、冇跟出來。

兩輛掛有”馮”字牌子的馬車便這麼徐徐地上路,一路上四人有說有笑,好不快樂。

今日不是什麼大日子,但或許是因為銀甲軍歸師的關係,京城內顯得比往常熱鬨了許多。

雖然銀甲軍軍營依然駐在郊外,但據說京城周遭鼻子靈敏的商賈們早是盤算著要將糧食、衣物等貨物都賣給銀甲軍的五萬精銳,因此城內、城外來往的人便多了起來。

因為來往的人變多了,要通過門吏檢查的時間也就拉長許多,雖然等候的時間較久,但一家四口人在馬車裡麵聊天、也不覺得不耐。

隻是等到馮家兩輛馬車臨到城下之時,卻聽得前方似有吵鬨聲。

本來車內的眾人是不太在意的,畢竟這樣的事情偶爾也會有,但卻聽著吵鬨的聲音越來越大、甚至還傳來馬匹不安嘶鳴的聲音,便惹得馮敘輝皺起眉來:“娘,在城門這般鬨騰的人雖然天下都有,但這裡是京師、怎還有人敢鬨事?”

周有韶搖了搖頭,道:“娘也是每個月纔出城兩次,怎麼會知道這些?”

倒是常常往外跑幫忙馮敘輝打理鋪子的王淳芊道:“我想著也奇怪,平日若是有鬨事的,若三兩句話說著要拖去好好審審,該閉嘴的也就閉上了,怎麼會今日還鬨騰得這麼厲害?”

坐在靠外頭的馮敘輝掀開門簾,問了車伕道:“前頭是怎麼了?”

車伕無奈地指著前方道:“是永平侯府的車駕,恰巧與保定侯府的車駕衝撞了,兩方正在理論呢!”

馮敘輝皺眉道:“就在這城門口?”

車伕歎了口氣,道:“大少爺,這兩位侯爺府上的車駕一人要進、一人要出,卻不曉得為什麼馬匹受了驚嚇、因此磕碰到了,雙方正誰也不讓誰呢!”

“堂堂侯爺,竟是如此……”馮敘輝搖了搖頭,道:“這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理清。”

車伕回頭看看後頭的隊列,亦是越排越長,甚至連一旁的百姓也不顧前方侯府車駕身分地位、開始責怪起來。車伕眼看前頭的事情或許還有好一陣子纔會解決,便道:“大少爺有所不知,這前頭馬車內坐著的可不是兩位侯爺,他們方纔吵鬨得聲音可大!說是永平侯嫡子要回城、保定侯的嫡女要出城呢!兩邊的丫鬟們就這樣罵了起來,真不知道是什麼規矩!”

馮芷榕這時趁機偷看外頭,總覺得外頭劍拔弩張、情況不妙,便拉了拉周有韶的衣角,道:“娘,現下這樣是不是不好出城?”

周有韶想著馮芷榕或許害怕了,便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道:“不怕,我們再等等。”說著,又對著半個身子都在馬車外的馮敘輝說了同樣的話。

隻見馮敘輝坐回了馬車,問道:“這兩位侯爺府上可是有過節?不過是個小衝突罷了,還能占著門口誰也不讓誰?”

王淳芊苦笑道:“你長年在外頭行商可不曾聽說,半年前本來兩位侯爺府是要結親戚的,便是這永平侯的嫡幼子和保定侯的嫡女,但卻聽人說在請媒人下聘的時候不知道出了些什麼差池,原本好好的兩座侯爺府竟是撕破了臉,眼下梁子結得可深!”

馮敘輝訝道:“本是要結兩姓之好,難不成是聘禮不滿意?”馮敘輝這麼想也不無道理,畢竟兩家結親,因為聘禮、嫁妝的問題而讓兩家子反目的事情也是有的。

周有韶把話茬兒接了過來:“誰知道事情究竟如何?畢竟兩家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關起門來各自賭氣、也冇人能問出些什麼,就連兩家侯府上下口風都緊得很。”

馮敘輝雖好奇,卻也冇好奇到定要將真相問個水落石出的程度,便隻是點了點頭,道了聲:“也難怪今日如此。”便不再接話。

四個人又是聊了幾句,便聽得外頭的吵鬨聲更劇,還有人跑步掠過馬車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陣打鬨聲發出。馮敘輝這時也皺起眉道:“娘,今日時機或是不好,我們改日再出城可好?”

周有韶拿不定主意,又伸出手掀開門簾,看著不遠的前方不少士兵們皆從旁跑了出來,又看著似乎是兩方侯府的家丁各執棍棒對壘、又有人已是倒在地上,便也皺了眉頭想要說話,卻看到那再度觸發的械鬥驚擾了彼此的馬車!

馮敘輝一眼看向外頭,這下心中可是暗叫不好──

馮府的馬車本來就僅僅離事發之處約莫一輛馬車的距離,那方有人執起的棍棒被打飛,便是直接甩道了馮府馬車的馬腳上,惹得平日溫馴的馬受了驚嚇、也開始橫衝亂撞起來!

馬伕努力地控製車駕,儘可能避免傷人,一麵喊道:“讓讓!驚馬了!快讓開!”一麵使儘看家本領要將車輛停下。

而前方兩輛侯府的拉車馬匹見狀亦是同時發作,這會兒東碰西撞,更是一片混亂!

在車內的周有韶等四人嚇得簡直要叫不出聲,馮敘輝和王淳芊二人本下意識地想要護住母親和幼妹,卻因為馬匹受驚過度亂闖亂撞而連自己也快支援不住,而此時一個不小心,年幼矮小的馮芷榕在三位成人的眼前便這麼被硬生生地甩出車外──

“芷榕!””小妹!”

馮芷榕在馬車本來便撞得身子疼,後來又是頭昏眼花,自也顧不及抓住馬車窗欞,而那方一個不小心,周有韶本來緊握住馮芷榕的手便是硬生生地被突如其來的力道甩開,馮芷榕這才飛了出去。

──完蛋了!

馮芷榕倒是還不怕自己飛出去,但看得自己飛出馬車的那瞬間,由於注意力過度集中的緣故,周遭的世界彷佛慢了下來。

她隻知道自己被甩出馬車後要好好地著地,也要儘可能躲遠遠的避免被馬匹踩踏,但時間還是太快,她還冇來得及思考、也冇來得及伸出手護好自己的頭部,便是一陣巨大的疼痛爬上身體!──

“──”

馮芷榕向一旁滾了好幾圈,渾身都是傷口!她疼得想大叫、卻叫不出聲來。當她想要爬起來時,卻又看見眼前保定侯府的馬匹早已脫了韁要朝自己踩踏過來,她雖然反應靈敏、趕忙要往一旁逃跑,但那受驚的馬匹也著實迅速,在馮芷榕還未能來得及邁步時便向她衝撞過來!──

周遭此起彼落的驚叫聲,卻也冇人敢靠近。

而肇事的那兩批侯府家丁自也是冇發現這方的事情,隻是自顧自地對著彼此叫罵。

在馮芷榕的腦子還冇來得及構築出任何詞彙前,隻聽得後方一陣馬蹄飛揚,數名騎兵呼嘯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