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文兒不知道王如衣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便道:“你這雙燕眼和小巧的鼻子可是人人稱讚的,皮膚也白,身材……也好、很好看。”仇文兒說得有些臊,畢竟她不如王如衣這般大膽、同時還有著官家閨秀的矜持,說起身材之類的話還是會有所顧忌。

王如衣自是知道自己的模樣不錯、身材又是早熟,因此向來很有自信。“若是靖王不要馮芷榕、我便有機會了。”在王如衣的腦子裡頭,自家的父親掌管禮儀、外交,自也是有不少機會與皇子們說上話,雖則王家已然在替她打點門路,但今日從仇文兒這頭得到的情報可說是十分貴重,想來家裡頭若不再加把勁兒便趕不及了。

王如衣的父親向來疼她,因此她也想著這事肯定要再與父親多催催才行。

仇文兒道:“你彆忘了靖王的故事……”

王如衣冇好氣:“我纔不會像是順義伯那家子一般蠢呢!總之,這件事情你彆再瞎攪和、我且來想想怎麼應對纔好。”說著,便是徑自離去。

仇文兒跟在後頭摸了摸鼻子,決定這件事情她不想管了。

她姑且在心中安慰著自己,反正再怎麼鬨騰也都是王如衣的鍋,自己……當真什麼壞主意也冇出,所以若靖王發火砍了王如衣、應當也與自己冇幾兩關係,就算有……唉,也不知道逃不逃得過?

仇文兒隻希望能夠相安無事地再撐上半個月──再過半個月就是冬至宴會、緊接著就要放假回家過年,她的親事可是早已說好的,因此今年冬至後便是正式結束在安秀宮的課業、可以回家待嫁了。

仇文兒如此祈禱著,而這一切竟也就如她所願、平安無事地熬到了冬至那刻。

冬至的宮宴是晌午開始。

不若中秋宮宴一般會邀請群臣百工一同宴飲,取而代之是給臣工們輪流放上三天假讓他們能祭祖、在家團圓。至於皇家的子女們也會在冬至一早便前往太廟祭祖、祭天,接著便在皇家起居的宮殿內宴飲、午後再到禦花園交際。

至於安秀宮內的小姐們也有自己的小宴會,一般而言會由皇後指派一位位分較高的宮妃主持,但不久後宮妃便會離開前往禦花園加入皇家的行列,直到宴會將結束時、又會換上另一位高級妃嬪過來壓場。

雖然每年主持冬至宮宴的妃嬪不一,甚至也有一次數名宮妃到場的,但流程上總體而言大同小異。

馮芷榕這日依然是起了個大早練功,又勞煩魚竹和方純替自己燒了熱水擦洗身體纔算結束早晨的功課──這是她這數個月以來不變的作息──安秀宮中的生活她早適應地差不多,而這陣子靖王交給她的軍事情報翻譯檔案也漸漸地多了起來。

與她一道工作的清河王說道有些極機密檔案從前是隻願意交給他翻譯的,但無奈那時他的鮮托語冇那麼好,因此還是有速度限製、難免也讓前線的佈局進展緩上些許。然則馮芷榕能把一切整理地又快又好,許多檔案甚至一眼看了便知道哪邊藏有貓溺,這可讓遠在北方的軍事工作更加順利。

說實話,大燁的確缺乏精通北方語言的人才。尤其是潛伏敵國境內的探子們雖各個都是詳熟對方語言的好手,但也因為身分保密的緣故難以直接將情報翻譯後回傳,因此那些重擔往昔都落在清河王身上。

馮芷榕能為靖王、為大燁貢獻一己之力自也是開心的,再加上已經接手對鮮托軍務的齊王似乎也在那日初見後喜歡上她這個小丫頭,因此從北方寄回來的信件當中甚至也屢屢提及馮芷榕,誇讚她極高的工作效率。

然則馮芷榕心裡還壓著其他事情,那便是要查查趙光本與楊棟之間的關聯以及那張隱藏在大燁官員們底下的人際網絡──那得動腦、而且還令人傷透腦筋。雖然前些時候皇帝並冇有明示,但近來隨著北方軍情的進展、宮裡頭這邊也更加活絡,她想著再過不久或許便會用上自己、便想著得早些留下心眼。

況且這冬至宮宴過了以後,還得回家說服母親邀請趙明韻等人來馮府作客,而自己屆時還得準備些什麼有趣的玩意與她們分享、省得無聊,這些零零總總的社交細節也讓她覺得心煩意亂。

前世的她很不擅長這些,今世要與那些少女們相互往來可就幾乎要將她對人際社交的耐性給消耗殆儘。

馮芷榕這晌正坐在梳妝檯前讓魚竹梳頭,那般眉頭糾結的模樣也忍不住令魚竹開口:“小姐可是在煩惱待會兒宮宴的事情?”魚竹聽著馮芷榕嚷著抱怨也有一段時間了,因此便往那頭想去。

“比起宮宴,我更煩惱的是明日回家的事情。”

魚竹聽了也道:“回家可就不需要每天如此忙活了,不好嗎?……啊!卻忘了小姐每次與兩位王爺在一起工作時都很開心呢!”魚竹話才說到一半,便想起了每次馮芷榕雖都抱怨著工作太多、寫得手都酸了,但每回卻總是全力以赴、並且也樂於其中,時而還會因為想通了癥結點而眉飛色舞,想來是個口是心非的。

“眼下我每天過得快樂、事情也多,生活上可充實了。”馮芷榕倒是冇向魚竹隱瞞自己的心情:“回家雖然好,能夠悠悠哉哉的、什麼事情都不用管,但每日除了看書與射箭外也就冇什麼事情可以做了,也不知道家裡替我養著的那匹馬怎麼了、還認不認得我?”

“小姐在家裡有自己的馬?”

“有啊!”馮芷榕笑著:“祖父給我養的,但也不總是讓我騎,隻有我聽話了才行。”

魚竹笑道:“小姐在宮中如此辛苦忙活,隻可惜小姐的祖父不知道,否則肯定也願意讓小姐騎馬的。”

馮芷榕最後一次看見馮旭便是在中秋宮宴的時候,那時她可惹得馮旭生氣、也還冇機會與他單獨說話,因此想起這回回去後的種種可能不免也讓她心中那般膽小又感到不安的心開始慌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