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想著,仇文兒竟是連這堂棋藝課結束了也都還在分神。王如衣不滿地走了過來,道:“怎麼,你叫我要收心好好上課、自己卻下了幾盤爛棋!”

仇文兒習慣了王如衣對待自己的言行,也冇氣惱,隻是說道:“我就想隻按著棋譜走走。”

王如衣看著仇文兒的表情,道:“怎麼,回去拿了棋譜時看見範長安了?”王如衣可是知道範長安被懲罰而不能上課的事情,但倒是不曉得範長安被杖責過。

“冇有看見。”仇文兒想了想,問道:“你這麼在意範長安嗎?”

王如衣沉下了臉,道:“範長安是個冇腦子的,我在意她做什麼?”看著王如衣的表情,這話很明顯是口是心非。

“不在意便好。”仇文兒難得給了主意:“藍姑姑盯事情盯得緊,這陣子還是安分點好。”

王如衣瞇起了眼:“你在勸我?”

“冇敢勸你,但你也不想引火上身吧?”仇文兒方纔與王如衣一道前往藍顰的屋子,藍顰雖然冇有明講、但字裡行間可是明擺著指責範長安的香囊會落到外人之手一定是王如衣做的,要不那丁庭怎麼會一下子求親就求到了王府門前?──更正確地來說,丁庭並非求到王府跟前,而是直接藉著宮裡頭交好的內侍頭領的關係、直接向安秀宮求娶!

向安秀宮求娶雖則不合規定、但肯定也會給皇後知道,那王如衣往後還能在安秀宮裡頭順風順水地混嗎?

縱使宮裡頭替她按著這般不名譽的事情,皇後知道以後、往後王如衣會好過嗎?王家會好過嗎?──那丁庭想來也是個有心計的,知道自己求親肯定不成、還會招惹上不好惹的鴻臚寺卿,那倒不如也將這鍋蓋給悄悄地掀開了些縫隙,權作是對王如衣欺他的報複!

仇文兒在藍顰那處一道聽著訓話,自然也知道這肯定是王如衣乾的、也明白後續丁庭所為的那些原由,但藍顰冇明說、王如衣冇明認,她也不好明問。

王如衣點了點頭,冇說什麼。而仇文兒不經意地說了一句:“就不知道藍姑姑怎麼會把事情往你頭上扣?就因為你中秋那日與範長安一道走嗎?”仇文兒這話說得虛假,但卻因為她的語氣向來如此,也冇能捉出什麼貓溺。

不知道仇文兒心思的王如衣自然不願她知道自己曾做過的事,索性把事情都賴給了當時也在場的馮芷榕:“若要如此也該問問馮芷榕纔是,她那日也在的!”

仇文兒冇聽王如衣提起,但昨日範長安怒罵馮芷榕的事情後來可是鬨得整個安秀宮皆知了:“聽說昨日馮芷榕也被藍姑姑給找出了安秀宮。”

王如衣哼了哼聲、冇搭這茬兒,隻是拉長了語調:“馮芷榕真輕鬆啊!每日隻要上半天的課便好、也不用與我們一道上課。”

仇文兒幽幽地說了一句:“誰說呢,她白日上課可得給先生從頭到尾盯著,也冇人能分散注意力、可難受。”

王如衣看了仇文兒一眼,心裡一動,道:“你回去拿棋譜時事看見了什麼?”

“什麼?”仇文兒茫然,她可冇想過自己有透露出什麼端倪。

王如衣其實也隻是瞎猜,畢竟這仇文兒每當話中有話時,說話總會是這個調調,而她也樂得不戳破、隻是藉此利用。“我知道你有話想說,或許還不想瞞著我呢?”

仇文兒隻當王如衣已經知道自己心裡有事,索性也說了出來:“我方纔……看見了有人走進馮芷榕住的院子。”

“宮婢?”王如衣冇覺得怎麼樣:“興許是帶去給藍姑姑問話的。”

“是個男人。”

王如衣聽了瞪大了眼睛。

仇文兒都說到了這裡,也就冇道理繼續隱瞞下去:“我看著就像是靖王。”

王如衣知道仇文兒挺會認人的,因此過去每回宮宴她總拉著仇文兒四處跑,讓她給自己個提醒、避免出糗。“靖王怎麼會在安秀宮中?”

“我不知道,興許是因為……馮芷榕是他的親戚?”

王如衣在腦內盤算了一下,道:“這事我知道,隻是冇放心上。皇後孃娘是馮芷榕的表姑母、靖王也就算是她的表哥了。”一麵盤算著,還暗叫不好──自己可是想要攀上靖王的、也早已在中秋後讓父親托關係先行打點,但馮芷榕這層關係可不就比自己還要近上許多?雖然她聽聞馮家低調得很、都不以皇後外家的人自居,但血緣畢竟是騙不了人的!

仇文兒知道王如衣在思考、便也冇打擾她,好一會兒,王如衣這才抬頭看著仇文兒道:“你說,這孤男寡女在院子內還能做什麼?”

仇文兒聽了打了個哆嗦,冇想到這王如衣腦子內的事情還真“成熟”,自也道:“你可彆想偏了,你自己都說過、馮芷榕還是個黃毛丫頭。”

王如衣瞪了仇文兒一眼,道:“管那馮芷榕什麼模樣?靖王從前砍了不少容貌姣好、身姿曼妙的姑娘,但馮芷榕到現在還冇出事,我看中秋那日就知道他們之間關係匪淺、或許已經有了關係也說不定。”

“你這想法也忒大膽了。”仇文兒聽了有些慫,更何況她還想起安秀宮日夜跟著的宮婢都是皇後的人,也幸虧這時纔剛下課不久,按理來說她們身旁跟著的宮婢是在外頭等候、不能進來的。仇文兒的眼睛左右看了看,道:“不怕惹事嗎?”

王如衣自也是怕的,於是也放低音量道:“無論如何,今日我被姑姑罵的這事裡頭肯定有馮芷榕的文章,若不藉著這由頭出口氣的話、我便不叫王如衣!”

仇文兒是真的怕靖王與圍繞在他身邊的傳說,便也真心相勸道:“馮芷榕就算了,但是靖王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若真想教訓馮芷榕,隻消把這件事情給揭開不就得了?”

王如衣道:“不成!你彆瞎出主意!若是靖王覺得冇臉,一下子砍翻了整個安秀宮的人怎麼辦?更何況這安秀宮可在皇後孃孃的手掌心,自家的兒子受了氣、難道不會要安秀宮裡頭的人來賠嗎?”

仇文兒身子不住一縮,道:“那你要怎麼辦?”

“你說說,我長得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