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看著自己目的達成,便也晃呀晃地去找葛悅寧。畢竟葛悅寧可說了,今日要做新的糕點給大家嚐嚐呢!

想到了葛悅寧的點心,馮芷榕便開心地想哼歌,腳下的步伐也就輕快了起來。

昨晚宮中又下了一層雪,早晨時宮人們將雪掃到了路邊,但石磚鋪成的地麵仍然濕地變了顏色。然則馮芷榕從安秀宮的花園回到北麵的屋子內時,一路上走著的痕跡竟是將鋪在地麵上的石磚給燒得乾了泰半。

跟在馮芷榕身後的魚竹與方純暗暗吃驚,這莫不是馮芷榕的內功小有所成的展現嗎?如此想著,兩人又是互望了一眼、決定要往靖王府捎資訊。

卻說馮芷榕纔剛踏入北麵的屋子時,便看得葛悅寧親切地與她招手,身旁還坐著趙明韻和唐然燕二人,獨獨不見楊茹艾。馮芷榕走了過去坐下以後,便問道:“茹艾姊姊呢?怎麼冇見著她?”

葛悅寧道:“說是家裡來了信,被洪舒姑姑給叫走了呢。”

馮芷榕忍不住看了下趙明韻的表情,卻也冇瞧出什麼端倪來,隻道:“最近姊姊們都在談論婚事,興許也是提及婚事呢。”

唐然燕哼了哼聲:“你這丫頭!彆仗勢著現在自己年紀小,很快就會輪到你了!”

馮芷榕笑了一下、冇說什麼,又對葛悅寧道:“悅寧姊姊,今日的糕點叫什麼名字?”

“是芙蓉花餅。”葛悅寧解釋道:“彆小瞧這裡頭的芙蓉花,可是然燕親手種的。”

馮芷榕知道唐然燕素愛蒔花弄草,但因為安秀宮中規矩的緣故、也冇能去唐然燕居住的院子裡瞧瞧她到底種了哪些花草。“若是然燕姊姊種的可當真嬌貴了!”

唐然燕聽了嗔道:“嬌貴什麼,每年都會開花的!卻是今年開得特彆好,便問問悅寧是不是也能用上。”

趙明韻倒是自己已經先拿了一塊起來,左右瞧著,道:“這餅的色澤金黃,就這麼看著也是好看。”

馮芷榕也拿了一塊起來聞一聞,這才咬了一口,道:“雖然花香在煎製的過程中散去了、聞不出來,但這咬下去便香了。”

葛悅寧看著幾人吃得歡快,又開心地替幾人添了茶,道:“今日的茶我也是用了芙蓉花煮的,方纔我在廚房喝著、也覺得不壞,你們喝喝看。”

馮芷榕依言喝了一口,又是稱讚了幾句,道:“悅寧姊姊,雖然說上回中秋宮宴我冇能吃到宮中特製的糕點,但日日能黏著姊姊享口福、也是不枉來安秀宮學習一遭。”

葛悅寧笑了一會兒,道:“就你貪嘴!之後可還有冬至宮宴呢!冬至宮宴好吃的也不少,我這手藝還是上不了檯麵。”

趙明韻也跟著補充:“每年冬至宮中除了甜湯和應景的糕點以外,還會有四季的糕點,象征著一整年的豐足。冬至的宮宴雖然不比中秋盛大、但安秀宮內可熱鬨著。”

唐然燕也點了點頭,道:“你若真貪吃,冬至便抓緊機會好好地吃個一輪、也算是圓滿了!”

馮芷榕笑著道:“一回生、二回熟嘛!但是畢竟每次的宮宴還會有不同,屆時可還得請姊姊們多加關照!”

趙明韻道:“這畢竟也是我在安秀宮的最後一段日子了,冬至宮宴以後你們還會有段假,直到來年元宵以後才需要回來,但那時我就要在家裡學習了。”

馮芷榕一時間冇聽懂,問道:“明韻姊姊是要學什麼?”

趙明韻以為她不清楚規矩,便解釋道:“我已經訂了親,訂親後的女子要學上整整一年女紅與廚藝、還得學習掌管中饋才能出嫁。”趙明韻說的是大燁的女子最遲十五歲訂親,而訂親後一年、最晚三年便要出嫁這樣的規矩。

唐然燕聽了感歎道:“明韻你可好,十五歲才訂親、出嫁時是十六,也算多掙了一年。我眼下也是訂了親,但是他們便留我在宮中半天學習安秀宮的東西、半天學習女紅與廚藝,及笄後不久便得出嫁,現在算算時間、也不到一年了。”唐然燕這樣的狀況是趕早了的。大燁還有個規矩是最早的出嫁年齡是及笄後,因此在十四歲訂親、十五歲出嫁的也大有人在,就如同唐然燕在今年冬至宮宴後也就算是學成、便得離開安秀宮。

葛悅寧聽了也有所感歎:“我雖然才十三,但父親卻說了最遲明年便要替我選門親事,父親又道自己的官小、冇能主張什麼,隻得讓娘把眼睛放亮了打聽,眼下時間也近、但還冇著落。”葛悅寧的父親是從六品的官,隻是因為立功才讓葛悅寧有了入宮學習的機會,因此她也有另一方麵的擔憂。

馮芷榕看著葛悅寧,小聲地說道:“悅寧姊姊若出嫁了,往後要吃到悅寧姊姊做的點心可就困難了。”說著,又想起了馮家的嫡子當中唯一未娶親的隻剩下自己的堂哥馮敘集,雖然有心想讓他們彼此認識,但這個年代畢竟有諸多限製,自己也冇辦法光明正大地提供意見。

葛悅寧隻當馮芷榕在撒嬌,便是憐愛地摸了摸馮芷榕的頭髮,道:“不要緊,我在宮中還得待上一年多,你若願意學、我便都教你,或者抽了空寫下菜譜、往後你也能自己看著做。”

馮芷榕知道葛悅寧冇可能想到那邊去,便也將錯就錯地點了點頭。

她消停了會兒,又看著眾人的氣氛沉悶,便道:“且不說這個,我們的家都住在京城,這次冬至宮宴後可否能向姊姊們遞帖子?”

“遞帖子?”唐然燕道:“怎麼?馮府有什麼好玩的嗎?”

馮芷榕會這麼提議自是有所本:“我叔母有項拿手的糕點、叫做雪花酥,我曾央著叔母教我做,但怎麼做也都做不好,或許悅寧姊姊能幫我琢磨、琢磨,做出來了大家一道享用。”

唐然燕笑道:“你這丫頭,倒是把悅寧當成了廚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