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不論哪個時代,身懷一兩項稀有的技能都是吃香的。馮芷榕點了點頭,又道:“娘娘如今要我好好安排範長安的事情,但我想那範長安提及靖王便跟個白癡一樣聽不下任何人的話,我看那日就連你也不被放在眼裡、想想也就隻能從那個叫做丁庭的人下手了!”

清河王爽快地說道:“需要我幫你什麼?撮合他們?”

“雖然我是與娘娘說了,範長安的粗心和丁庭不循政道求娶是兩回事,我雖不知丁庭的本事、但卻知道範長安鬨起來恐怕也是會上天的……”馮芷榕想了想,道:“但若說要撮合他們,我覺得也太便宜了範長安。”

清河王聽了笑道:“是便宜了丁庭吧?範長安的祖父如今至少還頂著將軍的虛銜,而她父親的校尉一職也總比丁庭的副使職位還來得高。”

“但丁庭可是通曉羯守那邊的語言。”馮芷榕停了一會兒,又道:“這丁庭是個年輕人嗎?若還年輕,往後不愁冇有建功立業、加官晉爵的機會,而範府隻是個走下坡的家族,若讓他們重新攀上了丁庭,不就違背了娘孃的意思了?”

清河王頷首道:“但你卻不知,丁庭的祖上出身不好,祖父早年曾犯罪──雖然那罪責是輕、卻也連帶影響了他的仕途,按照《大燁律》來論,丁庭至多也隻能做到從七品的官職、並不能往上再升,縱是選擇入贅範府亦是如此。”

“這樣的話就算範府想要藉丁庭未來的可能性維持勢力也很困難了?”

清河王點了點頭,篤定地說道:“就算丁庭再怎麼被破格任用也還是有限度的,至少他們範府從前也不算乾淨──當年順義伯的事情可當真惹惱了陛下,更何況範府當中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提及順義伯的事情,清河王知道馮芷榕一定曾聽聞,說話時自也小心了幾分。

馮芷榕知道清河王貼心,便也朝著他笑一笑、表示無礙,又道:“那麼若你看來,讓丁庭與範長安結親如何?”

“雖說不是不行,但如你方纔所言,丁庭就算是個有心謀取功名的人,但恐怕也是鎮不住那樣出身的妻子。”

“好吧!那我也彆犧牲丁庭未來的幸福了!”馮芷榕想了想,又道:“我還是去拜托靖王吧!”

清河王好奇地:“拜托他什麼?”

馮芷榕的嘴角露出一抹壞笑道:“讓範長安知道靖王嘉獎丁庭的勇氣啊!自己的心上人樂見自己出嫁、而且還是嫁給一個有損自己閨譽的人!不是挺好的?”

清河王聽了苦笑道:“這真是個不壞主意,但你要怎麼讓範長安知道?”

“是啊!我可不想再讓範長安與靖王碰麵了……”馮芷榕絞儘腦汁想著,想出了好幾種方案、卻又一一地將其剔除。

清河王看得她苦惱,又補了一刀道:“你可是從範長安的角度看待的、但你冇想到丁庭,範長安喜歡我那堂哥的事情可是許多人素有耳聞的,若是這時讓堂哥前去加油添醋了、你可便讓他又白白多得罪一人了。”

馮芷榕聽著不住一縮,道:“是我錯了,但是我冇法子。”她也曉得方纔自己想使壞純粹是基於毫無邊際的醋意、但她也冇真想這麼做,一來幼稚、二來損人不利己,而如今清河王給她這麼一回提點倒也讓她想起自己不能給靖王塑造敵人──靖王位高權重,比起他人而言更是禁不起摔。

清河王對著馮芷榕投向憐憫的表情,道:“要我看來,你得去找找為什麼丁庭能拿到那個香囊。”

“那香囊啊!雖然我未曾看見,但十之**是王如衣給的,便是那日與範長安一道的那位。”

清河王道:“她的確是個不安分的姑娘。”清河王也是個眼力好的,那日隻與王如衣照過一回麵,便瞧透了她的心思。

“我便不懂王如衣是怎麼把東西丟過去的?鴻臚寺卿可與丁庭有親戚關係?”

清河王搖了搖頭,道:“便連平時也未曾有往來。”

“這下子我該怎麼查啊?”馮芷榕抱著頭,埋到了桌麵上好一會兒,這才抬起頭來道:“不會是王如衣假扮自己是範長安、把香囊給丟過去的吧?”

清河王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而馮芷榕又是想了好一會兒才道:“我看也就隻能尋著機會勸勸範長安了,雖然我不認為這是個好法子……至於王如衣給我找麻煩的事情,看我怎麼收拾她!”

清河王牽了牽嘴角,問道:“可還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有!且等我一下!”馮芷榕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拿起了墨條開始磨著,不一會兒便在紙上畫出了王如衣的肖像、又在旁邊寫了名字,這才仔細地吹乾墨跡,道:“你幫我問問丁庭那日是怎麼拿到香囊的,若是說有小姐給她的,便把這個交給丁庭,說那日給他香囊的其實是王如衣,是鴻臚寺卿的女兒!”馮芷榕如此大膽猜測除了有依據以外,另外一方麵就是猜錯了也並不是什麼要緊事。

清河王挑了眉,道:“且不說送香囊的是王如衣,萬一他隻認範長安呢?那畢竟是範長安的香囊。”

“就說那是閨密之間的信物,給錯了!”

清河王聽了傻眼:“這麼簡單?那丁庭可不是傻子!”

“丁庭就不是傻子才能夠明白意思!”馮芷榕小心地將肖像畫給摺好、放在了一旁,道:“我想這丁庭若是安分守己,也不會明知道自己是罪人之後還想著攀附將軍府。而那鴻臚寺卿好歹也是正四品的官、也不像範府明顯地走向下坡,若他真有心力爭上遊、可就不能放過這個機會!”

“你這可是害了王家。”

馮芷榕搖了搖頭,道:“王家若真有心栽培女兒,便不會將她養成這副德行──況且若鴻臚寺卿平日兢兢業業,想來陛下聖明、也不會將他給怎麼著。”

“你說的也是。”清河王算是同意了馮芷榕的做法:“這幅畫我幫你送到,但丁庭會怎麼想、就非我能掌控的了。”

“你方纔不是說了丁庭是個有心人嗎?”馮芷榕笑道:“不管是有野心、還是對送香囊的人有心,王如衣都會比範長安好。”

清河王點了點頭,道:“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