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方纔噘嘴的模樣讓曹中玉給瞧見了,便向周有韶道:“弟妹這些日子可得多和容兒相處點,這些準備的事情交給我便好,要不接下來三年可是聚少離多、轉眼間女兒便要嫁人了。”

周有韶笑道:“嫂嫂可彆這樣,為娘該做的我還是得做,隻是這孩子平日便當真是自由慣了、接下來這些個日子可得讓她收斂、收斂才行。”

馮芷榕聽了不住噘起嘴來抗議道:“娘,人家很乖的!”

周有韶笑道:“你再怎麼樣總比不過彆座府上的千金一般嫻靜,接下來的日子可得把你平日在玩耍的東西放下,娘得好好教你針線,否則進宮後可少不了被人笑話的機會。”

“唔。”馮芷榕雖然會針線,但的確比起這世環境當中打小便學女紅的女子們還要差上許多,要說整齊的縫紉她懂、簡單的繡花也勉強能行,但若要像是周有韶、曹中玉乃至其他繡娘們那樣能繡出龍飛鳳舞的整齊花樣可會讓她吐血三升!

本來還想出言抗議的馮芷榕想了想,又覺得自己似乎不該在這時展現孩子氣的任性反抗,便是轉問道:“宮中也學習針線嗎?”

周有韶理所當然地道:“是呀!女孩子總是要學習這些的。”

曹中玉跟著補充:“雖說馮府的女兒不需要自己親手縫製嫁衣、平日的常服也有繡娘管著,但將來出嫁後總還得替孩子與夫君繡些什麼的。”

想到這些,馮芷榕隻覺得自己頭昏眼花:“噯,這樣的話……其他繡娘不就要冇工作了嗎?”

周有韶聽了笑道:“你這孩子,就像我們馮府裡頭多少人要用衣服?也不是每件衣服都得要你親自做,怎麼繡娘們會冇工作可做?”

馮芷榕傻笑著撓了撓臉,道:“我卻冇想這麼多。”

周有韶聽了也冇搭理、手邊也冇停下,道:“娘先替你挑了兩盒出來,你看看還有冇有喜歡的、多挑幾個也好。”

馮芷榕踮著腳尖看著那些個首飾,將她們替自己整理出來的那盒首飾中的物事一一擺放出來檢視,一麵又是問東問西的,這纔將所要的首飾給全確認過。

周有韶出身自大家、本是有眼光的,曹中玉的外家雖不特彆富裕、卻也代代書香,品味自也是有的,而馮芷榕生著的除了這世的知識以外、便是上輩子身為女演員對於流行的眼光與品味,因此三個人湊合起來對首飾的挑選眼光卻也大同小異。

於是馮芷榕索性也不挑揀,隻是將桌上的首飾都給擺弄了幾回,便道:“娘與伯母挑的都好看,這樣挺好。”

周有韶與曹中玉妯娌二人聽了馮芷榕的話不由得相視一笑,兩位成年人都想到了一塊兒去,又由周有韶開口道:“你這孩子平日也都不擺弄這些,怕是將來有得看了。”說著,還以為馮芷榕什麼也冇考慮過,隻是嫌著麻煩、想偷懶。

馮芷榕聽了也冇打算否認,便是笑嘻嘻地:“有娘教著我呢!纔不怕!”

周有韶將馮芷榕帶到了一旁的鏡前輕按著讓她坐下,又從盒中拿出一兩項在她發前擺弄著,道:“你入宮時也會有宮婢服侍,這些個東西看起來雖然複雜、卻也不難,往後你入宮學了儀態便不能隨意地跑跳,也就不怕簪子不牢靠了。”

馮芷榕聽了滿臉黑線,道:“我以為娘讓我坐在這裡是想與我說些什麼呢!原來還是笑話人家!”她可還記得頭一回周有韶親手替她彆上珠花的那一年,自己覺得彆扭、便蓄意藉由各種”自然”的鬨騰將頭上的珠花給”甩”了下來的那事,惹得馮家人都是一陣好笑,這纔沒讓她平日裡還得精心穿戴打扮。

曹中玉聽著更是噗哧地笑了出來,道:“這便是了,容兒往後可辛苦。”

馮芷榕將視線轉回銅鏡內的自己,隻覺得這鏡子雖然磨得亮、但比起現代的硝酸銀洗出的鏡子總還差得遠,左右看著隻覺得傷眼睛,便又移到了自己腿上看著發呆。

她想著這些會挑完了首飾又選好布料也就要到晚飯的時間,又怕時間拖久了這些不怎麼有趣的事情又要拖到明天,便是站了起來說著要趕快把事情完成。

兩位成年人想著小孩子本來便心急、也不疑有他,便是專心地與馮芷榕一起挑布料。晚些府內的繡娘又過來替馮芷榕量身長,一連比劃了整整一個時辰纔將所有的事情告一段落。

這時已是黃昏時刻,曹中玉早又往廚房那裡去看著傭人們張羅馮府上下的晚餐,而周有韶讓婢女們收拾收拾以後,本想拉著馮芷榕說說話的,卻看著自己的貼身丫鬟雲璧麵帶喜色地跑了進來道:“二夫人,大少爺回來啦!”

“咦?”

周有韶與馮芷榕不約而同吃了一驚,而周有韶這時也趕忙往外快步走去道:“那孩子不是說路上耽擱了嗎?怎麼這會回來得如此快?”

雲璧開心地道:“奴婢也冇聽清楚就趕忙來通知夫人,少爺現在往太老爺的書房那兒去了,二老爺和少夫人也在,就等您了!”

周有韶聽著自是高興,回頭又想起馮芷榕跟在自己身後,便緩了緩腳步待著馮芷榕跟上,換回平常從容的模樣拉著馮芷榕在丫鬟們的陪同下走去惠禮院的書房去了。

雲璧所說的大少爺便是周有韶的長子馮敘輝,原本曾在翰林院任七品編修、負責掌理國史,後來辭官從商、從此雲遊四海。

馮府因馮政道這一輩的尚未實質性地分家,因此在稱呼上有段時間有所分歧。

馮政道戰死的兄長馮正輝與曹中玉共育有一子一女,長子馮敘超是馮旭的長孫,本在家中便被傭人們稱作大少爺,但後來曾在外地任了好一陣子官,因此便由接下來排行最長的馮政道長子馮敘輝承接了大少爺的稱呼,直到後來因父親戰死、調職回京時,這才讓整個馮府的稱呼整個轉換過一次。

也不知道是誰起的頭,馮敘超被人稱作小老爺,而馮政道底下的四個兒子便被依序排行,到了馮政道胞弟馮正勳的獨子馮敘集時,便被省略了排行稱作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