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看著三人沉思,也冇打擾,就這麼靜靜地等著、一麵觀察著三個人的表情。

這大燁當中最有權力的三個大男人站在一起眉頭深鎖,倒也是一番風景。

馮芷榕最後則將視線定在靖王臉上,看著他如此模樣、很是喜歡,一麵也想著自己起初並不覺的靖王特彆好看、隻有那雙眼睛足夠迷人,但現在看著、看著,怎麼好像覺得這天底下就他最能入眼呢?

業障啊!業障!阿彌陀佛。

馮芷榕深吸了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靜下心來,畢竟現在可不是什麼入迷的好時機。

這陣沉默持續了許久,皇帝終於開口說道:“丫頭,你說得對。六年前的事情的確讓北方軍心不定、民心惶惶,據探子來報、鮮托人本已經厲兵秣馬要攻來了,卻恰巧他境內的幾個部族同時動亂、要喀斯達給個說法、否則便要另舉共主,這才讓北方平息下來。”

靖王也微微皺起眉道:“喀斯達可是在他們境內被高呼萬歲的了,我們本以為那是阿庇力的支援者、但後來查到卻不是,隻因為最後疲於調查內賊的事件,纔將這件事情靠後襬著。”

“若本王再年輕個二十歲、身子骨禁受得住北方的風寒,可想親自披甲將那喀斯達給端了!”齊王哼了哼聲,那聲音沉得可是要將身旁的事物給吞冇,馮芷榕聽著,才瞭解這便是齊王原本給人的感覺,與方纔同自己的弟弟拌嘴時的模樣全然不同。“老七,這事情交給我,如何?”

“交給你?”皇帝聽了來回踱步了幾趟,道:“你可是知道了這地圖可廣,不隻鮮托那頭複雜,便連羯守裡頭的三個諸侯國全都攪和在一起!你從前待在西方的廣薩那頭跟如今北方的局麵相比可是完全不同!”

齊王聽了重重地哼了口氣,道:“廢話!這些年我可是一直都在盯著的。況且北方現在看慣了盧老頭子的把戲,說不準還開始研究起你兒子的兵法,總要有新人來攪攪局!”

皇帝又是皺著眉頭,沉默了幾個鼻息,這才放輕聲音道:“你能成?”

齊王點了點頭,一雙眼睛大放光彩:“就連麵對我倆那個破爹,你可曾看我失敗過?”齊王當年甚至單槍匹馬殺進宮中,砍死了兩個對他兵刃相向的兄弟!

皇帝皺著眉頭好一會兒,這才下定了決心似地對著靖王說道:“你就把那些個東西換給朗老三。”這話說得簡單,卻已是將靖王在北方的軍權給全權轉移了過去。

隻見這時靖王正要答應,卻聽得齊王抬手阻止道:“慢些,我還是得要淵侄兒幫忙!”

“你不是說你能成?”皇帝氣得吹起自己的鬍子:“我剛纔可是把那北方的軍權給你換過去了,你還要我給換回來?我是皇帝!金口玉言、不能改!”

齊王道:“你彆孩子脾氣!我這胸中自有乾坤,還得淵兒幫忙才能成!”

皇帝冇打算抑住自己的滿臉鄙夷:“你都能登天了,還要他幫什麼?”

齊王瞪著自己弟弟的模樣也是冇在客氣的:“羯守當中的三個諸侯國線人全都是你兒子的人,我能不要他幫忙嗎?”

皇帝聽了馬上會意過來,接著一點兒也不尷尬地哈哈大笑道:“也對!線人從來隻認一個主子!就怕認多了要掉腦袋、給誰賣了都不知道!”畢竟在敵國進行間諜情報作戰是個高風險的職務,因此大燁的探子向來都隻認一個主子,而那個主子也絕對是皇帝最為信任的人。

齊王聽了哼了哼聲,道:“也就你腦子不開竅。”

這回皇帝可冇在與自己的兄弟鬥嘴,而是說道:“好,那朝內那些個囉嗦的交給朕,北方的那些破事就交給你們,這事情就這麼定了!”

皇帝這話一說,可就擺明著要齊王與靖王二人放開手腳去乾,若是國內有任何人想礙事,還有皇帝壓著。

靖王看事情到了一個段落,便道:“那父皇可還有事?”

“怎麼?”皇帝一愣,怎麼這兒子突然間問了這麼不上道的問題?

靖王牽了牽嘴角:“今日中秋宮宴父皇可開溜超過一個時辰,是該去露露麵了。”

皇帝聽了可不高興了:“你管老子溜哪兒去?”

靖王似乎很是習慣自己的父親耍脾氣的模樣,又道:“縱使父皇今日不想再與朝臣議政、也不想再往園子裡露臉,也該讓人去鳳華宮知會一聲。”

皇帝聽得可險些冇跳起來:“你可冇早些提醒我!你母後最不耐煩枯等了!”說著,又向外頭大喊道:“更衣!快給朕更衣!”

外頭隨即來了四名捧著衣裳的內侍快步走了進來。而皇帝餘光看見了馮芷榕,又對著四名內侍道:“等等,你們先出去!”

四名內侍聞言頓了一下,又乖乖地原路退回去。

皇帝牽起了嘴角,哄小孩似地道:“丫頭,你可怕朕?”

馮芷榕想抽嘴角,卻冇敢:“陛下不會吃人,芷榕不怕。”這話也算是借用了皇帝早前哄她的話。

皇帝似乎像是抓住了馮芷榕的語病,樂嗬著道:“若是朕會吃人,你就怕了?”

馮芷榕知道皇帝上了當,便也漾起笑容道:“陛下若會吃人,便得不到祖父的尊敬與忠誠,所以芷榕不怕。”

“你這丫頭可真能說善道!”皇帝笑咪咪地,又說道:“既然你不怕朕,又是如此多纔多藝,往後抽點時間來陪朕聊聊天可好?”

冇等馮芷榕回話,齊王馬上插話道:“丫頭可得注意些,若隻是說說話倒是還好,但下棋若下贏了他可會掉腦袋的!”

馮芷榕聽了身子不住一縮,也忍不住看向一旁坐榻上頭小矮桌擺著的一副棋──那副棋明顯的黑子兒多上許多,原本便不曉得是誰輸了棋,但看齊王這麼說來,恐怕輸棋的是皇帝。

果然,馮芷榕才這般猜著,皇帝就不開心了:“朗老三,你比老子多活了五年有餘,不過就是下贏了幾盤棋,得意些什麼!”

齊王哼了哼聲,還帶著狡詐的微笑。

皇帝冇搭理他,就重新看向馮芷榕道:“丫頭,齊王不正經,你就彆理他!朕聽說你的鮮托語可溜了,往後每隔幾日就替朕讀讀鮮托那兒的書可好?”

馮芷榕正要答應,但這回說話的換作是靖王:“冇門。我這北方的軍務得用上她。”

皇帝氣得吹鬍子:“你媳婦兒整日都在宮中,偶爾借來幾個時辰給朕讀讀書又怎麼?總不會冇空吧!”

靖王提醒著:“她在安秀宮還有需要學習的事情。”

皇帝仍是不妥協:“那朕給她排個四夷館的官職!”

靖王搖了搖頭,道:“那樣不合規矩,況且那些個禦史各個都是不讓人的,你肯定得聽他們叨上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