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她還是個女演員。

由於榮獲了國外當地的一個規模雖是不大卻曆史悠久的獎項,因而獲得了被報社記者的采訪的機會。

她本是較為內斂的人,也因為當時隨行兩天的工作采訪過程中,她同時必須應付高度壓力的正式排演,因此對於記者的訪問並無法全心專注,也是由於這樣的原因讓她在采訪出爐後,僅僅占據藝文版麵的一個小小的角落。

當時,她的恩師難掩失望地對著她說:“芷榕,你是個演員,所以你『隻能』是個演員。”

她愣了好久,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就算麵對采訪的記者,也還必須展現不屬於自己的那一麵──

而後,當她又有機會接受采訪時,她又表現得過於亮眼而讓恩師再度提醒她:“你的前後差距或許隻會讓人懷疑你的不公與作偽。”

她掙紮了非常久,隻覺得一切無比複雜、不如當時學生時代在社團當中隻需要將自己放縱於戲劇當中──興趣與業餘本身已然有差距,同真正的專職更是天壤之彆。

從那以後,她開始當一個“會成長”的演員、屢屢驚豔人們的目光,更是重新整理不少紀錄,更因此躋身世界的舞台,而恩師的教導也自此刻入她的靈魂……

馮芷榕在白婭與百則的幫助下,簡單地將射箭時所流下的汗水拭去,又換了套衣服後,才讓白婭與百則離開、獨自在透著午後光亮的房間午睡。

躺在床榻上,她用力地拍打自己的雙頰數次,將自己粉嫩的小臉蛋拍得通紅,這纔將原本覆於其上都要僵化了的童稚之氣完全地卸了下來,露出原本那張對一切漠然的麵孔。

那是馮芷榕本來的樣貌,對什麼都毫不關心、對什麼都總提不起興趣的模樣。也隻有這個時候,她才能冷靜地放下此世馮府小姐的身分,藉由發呆來放鬆。

冇多久,這副小小的身體便帶給自己睡意,當馮芷榕睡上半個時辰醒來、便喚來在外頭候著的白婭替自己簡單地再梳過一回頭後,便聽見百則替周有韶給自己傳話、要她往周有韶的房間過去。

馮芷榕與周有韶的居於同一座院落,周有韶宿於主屋、而她則在隔了一道矮牆的偏屋。

現在的馮府乃是馮旭與幾位兄長分家以後所建,當時馮旭聖眷正濃、並承蒙先帝所賜之宅邸原址修建,座落於京城劃分給三、四品官員居住的區域。

因馮家人少有納妾的,夫妻之間多是同房,像是從前馮政道與周有韶便是同睡的。但在後來馮家人丁漸漸興旺時,必須顧及男、女眷的分彆,便就以前、後院的方式分了開來。隻是在於依然因為馮家的男人少有納妾的緣故,這男女眷的院落充其量也就是形式上的差異,又或者給予男眷多上一個能夠安靜讀書、辦公的書房。

馮芷榕前往母親所在的院落也不過幾步路的距離,便看見那小院子走進走出的除了周有韶自己的貼身大丫鬟雲璧外、也有伯母曹中玉的貼身大丫鬟甘柔。

馮芷榕站在母親的院子門口稍加想了會兒,卻也想不到母親找自己的理由,索性大大方方地走進了母親的院子準備隨機應變。

“娘,我來了。”馮芷榕站在門口喚了聲,從她的角度還看不到房間裡頭究竟正在做什麼,隻看到正對房門的一張圓桌上擺著一迭又一迭的布料,隱約在L字形的房間轉角處能看到屬於誰的裙襬擺動著。

裡頭的人興許聽到了聲音,又聽見一些說話聲,這纔看到周有韶從房間內走出來。“快進來瞧瞧。”

因為前世為演員的因素,馮芷榕本來對人們的表情、舉動等都十分敏感,這時看周有韶雖然表麵上與平常無二、但眉宇間卻抑著比午後在馮旭書房時更加憂心的神色,便也猜想或許是與自己要入宮學習的事情有關。

走進房門後拐了個彎,又發現曹中玉正麵對自己在另一張桌上擺弄著盒子。盒中裝著的無非不是首飾等小東西。“伯母,芷榕來啦!”

“容兒,你來啦!”曹中玉與先夫馮正輝膝下隻有一子一女,由於女兒早已遠嫁、常常讓她思念得緊,因此在馮芷榕出生後便將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來疼、甚至比起自個兒的女兒還要更加寵溺,其餘馮家長輩看著她有了寄托、便也任著她寵著馮芷榕,而馮芷榕知道曹中玉的狀況,便也樂於當一個愛撒嬌的晚輩與她親近,甚至還在這些年間頂著一張稚嫩的臉蛋兒練就了一身撒嬌的功夫。

周有韶牽著馮芷榕的手來到桌案邊,看著那一盒又一盒琳琅滿目的首飾,道:“你小睡的那會兒宮裡又來了人,說入宮學習一事本來是明年開春纔去,但你生日在未月,宮中的人說是待到明年開春可是遲了,便要你早些去呢。”

馮芷榕微微張了嘴巴,道:“真這麼快?”

在她想象中,宮裡頭做事應當如同公務機關一樣,總會拖延上一小段時日,卻不想竟是這般迅速?──如此,可當真讓她腦子裡頭的小劇場又歡騰地轉了起來,直想著裡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詭計?

曹中玉這時也跟著說道:“所以我正和你娘在替你張羅首飾與衣物呢!擺在外頭桌上的那些布料是前些日子才選來的布料、還很新,晚些會讓府裡頭的繡娘來替你量身子、做幾套體麵的衣服。”

“那這些首飾呢?”馮芷榕會這麼問的原因主要在於當朝約定成俗的規範,除非遇到重要年節或大禮,女子及笄前是不需要戴任何首飾的。

周有韶道:“雖然你年紀還小,但到了宮中總會遇到年節宴會,頭一年首個你得遇上的便是中秋、再來便是冬至,雖說屆時也可以差人替你往宮中送去,但那樣卻不太好,娘得替你先準備好才行。”

馮芷榕噘了噘嘴,想著怎麼事情來得這麼快,但又轉念道本來自己在家就是無所事事地玩耍,如此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也是無聊。

雖然早上在訂定要前往宮中學習的時候她當真緊張了,但經過數個小時的沉澱、又是睡飽了午覺,也就恢複了平常心,決定將這份意外得來的新人生所發生的一切都當成工作給好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