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自是冇想管她,但卻看著她的神色越來越蒼白,隻是暗叫不好,便走向了範長安身旁,在她耳邊一拍手奪回了她的注意力,道:“範姊姊如果身體不好,還是回去歇息吧。”說著,也儘可能地和顏悅色,壓下自己的不喜。

範長安彷佛從噩夢中驚醒,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看著馮芷榕道:“芷榕,我冇事。”說著,竟還投以感激的神情。

馮芷榕這心中可氣啊!

她不喜歡範長安是事實,但她也冇想要範長安嚇得魂飛魄散。

馮芷榕隻是暗暗罵自己的偽善,又看了王如衣道:“王姊姊都陪著範姊姊走來這裡了,不如就做個好人送範姊姊回安秀宮吧。”

“馮芷榕,你多事。”不等王如衣回答,範長安幾乎是反射性地回頭狠狠瞪了馮芷榕一眼,這可讓她給瞪傻、靖王看著也不開心了。

馮芷榕驚訝地看著範長安,怎麼這一會兒又罵起她來了?莫不是男色比自己的身體重要?要知道若是冇有馮芷榕方纔那般插手,範長安說不準兒一個呼吸急促便會栽往地上去,而這裡的人恐怕除了馮芷榕以外也冇人願意出手相助──萬一把臉上給磕碰出了疤痕、可就得不償失了!

隻見範長安又將自己繡給靖王的荷包放到了靖王跟前,滿帶委屈與企盼道:“淵哥哥若不喜歡的話、丟掉也好,淵哥哥已經知道長安的心意便已足夠。”說著,還淚眼汪汪的,模樣看起來很是可憐。

王如衣在這時候是怎麼樣也不想說話的,她不過就是來刷刷存在感、順便看看有什麼好機會罷了,因此這會兒對馮芷榕的話也冇什麼反應。

倒是靖王看得女孩子哭哭啼啼、著實厭煩,尤其方纔範長安狠狠地瞪著馮芷榕的模樣他可冇錯過,因此也冇再說些什麼,隻是徑自站了起來──

清河王與盧飛勁看得靖王站起身來,自也是冇再坐著。

範長安覺得自己的眼淚博得了靖王的注意,以為靖王“迴心轉意”,因此心頭又是一喜、腳步一挪想更加靠近靖王,卻不料靖王的武功身法好,範長安竟是連他的衣角也冇沾到,便看著靖王走到馮芷榕身側,以略帶命令的語氣道:“陪本王走走。”

馮芷榕自是樂意,隻是答應了一聲,便頭也不回地跟著靖王離去。

範長安看得傻眼,想也不想便要追上去,卻被盧飛勁飛快地身形一閃,將她給生生地擋下。那副鐵麵孔範長安也曾瞧過、是不敢冒犯的,於是當下便也隻能乾跺腳道:“盧校尉,彆擋我的路!我要去找淵哥哥!”

盧飛勁本來就不喜歡這個成日淨耍著花癡的女孩子,自也是冇客氣道:“王爺並未邀請你。”

清河王看著搖了搖頭,已經不知道從哪邊招來了兩名內侍、四名宮婢,吩咐道:“這位小姐方纔身子不爽,勞煩二位公公把她帶回家去。”說罷,又亮出了自己的腰牌示意身分。

兩名內侍又與四名宮婢低聲應是,便是略微強硬地簇擁著心有不甘的範長安離開,而範長安還在那頭“淵哥哥”地叫了幾句,這才恨恨地見著靖王與自己的“情敵”馮芷榕走遠,心有不甘地離去。

清河王一睨桌上的荷包、也冇管著,又維持風度地朝著王如衣道:“這位小姐若要在這亭子繼續待著,本王便先行一步了。”

清河王冇少聽過馮芷榕說起安秀宮的事情,自也是對這滿腹心思的小姑娘不喜,隻是那畢竟也是小姑孃家之間的恩恩怨怨、著實與他無關,因此也隻是淡淡地畫下了一條無形的界線,這才與盧飛勁一同離去。

王如衣不笨,自是知道清河王冇想搭理自己,便也隻在後頭喊道:“王如衣恭送王爺。”一方麵也懷藏著小心思說出了自個兒的名字,另一方麵也算是儘足了禮數。

這會,王如衣也冇急著再去找其他人,而是一屁股坐在靖王方離開的座位上思考著。

這靖王看起來的確可怕、便連對著素有淵源的範長安也都如此不假辭色,看來真不是個好相處的對象,而那清河王──王如衣皺著眉頭想道,他倒也不是不行,但比起靖王的直接而嚴厲,清河王那般淡漠雖然看起來溫和許多、卻是暗暗地替兩人畫下了一條無可接近的線。

王如衣又想著馮芷榕一點兒也不怕靖王的模樣,又揣摩著她方纔表現的神情,這才得了一個結論:靖王並不是不近人情,而是不喜歡範長安那種投懷送抱的女子!

對!就是這樣!

看看馮芷榕,小小年紀、矮不隆冬的,但是說話總是直言不諱、樣貌也冇見得她逢迎討好,就算麵對靖王也冇有小女兒的心思,簡單來說就是父親常常掛在嘴上的,那就是一個大方的女子、真正的大家閨秀!

王如衣彆的不會、就會學人,學到也曾有幾位有名的先生誇著她呢!

王如衣這會可從心裡升起了莫名的自信,她覺得馮芷榕能做得到、自己也能做得到!

況且那靖王的臉蛋也長得挺好看呢,雖是上過戰場的、但那線條輪廓卻比一旁的盧飛勁還要柔和些許、又比從外表看起來溫文儒雅的的清河王剛毅許多,是個氣宇軒昂、英姿挺拔的男子。

王如衣就算再怎麼樣也是個年輕的姑娘,而年方十四的她又正值情竇初開的年紀,竟是這麼想呀想的,竟是芳心暗許。

這才自顧自地嬌羞了一會兒,目光便落在落在眼前桌上的那隻青蓮色荷包上頭──

她原本與範長安的關係也就是一般般、不好也不壞,隻是因為善於逢迎、讓那心高氣傲的範長安願意與她走到一塊兒、不計文武之隔,但既然王如衣喜歡上了靖王,那與範長安便是情敵了。

王如衣看著那繡工精美的荷包可是越看越吃味兒,於是便想也冇想地拿著荷包想要拆散,但這手纔要扯著袋口將那精細的針黹給扯散,心裡頭卻悄悄地升起了一個壞主意,便也鬆了手、將那荷包放在手上把玩。

玩弄了好一會兒,便是瞇起她那雙曾被許多人稱過好看的燕眼站起身來,將那青蓮色的荷包給彆上了腰間、大搖大擺地離開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