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長安雙手捧著的青蓮色荷包繡工挺好,還是下了重本用金線縫製的,上頭隱約有幾隻鶴,又用銀線縫著天上的雲朵與地上的水塘,很是別緻。

馮芷榕眼睛好、一眼便瞧了個清清楚楚。

至於範長安自己配戴的荷包則是幾隻各色的鳥兒,用綵線繡成一對一對兒的、大有雙宿雙飛之意──馮芷榕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那抹笑容之於在場的三個大男人眼裡很是危險。

都說女子多有重情的,畢竟出嫁後以夫為天、自然而然一門心思都會放在丈夫身上,因此若是丈夫拈花惹草,妒忌鬨騰的也有、暗自抹淚的也有,卻未曾聽聞有蓄意晾在一旁讓人走著瞧兒的樣本存在。

範長安走近了靖王,而在場的三個大男人的屁股就像是生了根一般地黏在椅子上動也不動,當中靖王竟是開始裝傻也似地、慢條斯理地替自己添起酒水來,卻是冇瞧範長安一眼。

範長安看得好不尷尬,但依是不氣餒遞道:“淵哥哥,上一回與你彆過以後、便冇能再見到你,長安想著你四處征戰、心裡著實掛念,便向京郊那最為的靈驗的佛寺求來了香火,搭著上好的熏香給淵哥哥縫進了荷包內,祈佑淵哥哥能在戰場上無往不利……”

靖王仍是冇有說話,那雙眼睛也冇曾瞧過範長安,隻是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轉而向範長安身後的王如衣看了一眼,這纔回頭向清河王說道:“你可還記得順義伯的那個嫡小姐?”

清河王“喔”了一聲,頗有默契地接起茬兒來:“你是說順義伯的獨生女、寵上天的那個?”

靖王若有所思地,又道:“什麼模樣本王是不記得了,倒是那個膽子的形狀倒是還記得,那時本王才曉得、原來說人『膽子肥』這事確實不假,滑溜滑溜的、但看起來卻也不怎麼樣。”

馮芷榕聽了傻眼,這人腦子有病?用這樣的方式來轉移話題?

而那看起來溫文儒雅的清河王道:“誰讓他攛掇自己的掌上明珠想爬床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人物。”

靖王搖了搖頭,道:“若當年靖王府快些修建好也就冇那種破事……那年才從戰場回來、受了老將軍邀請到他府上住上一宿,本來想著也能與老將軍談談用兵的心得、卻不想那時將軍府上也留宿了遠道而來的順義伯一家。那時本王當時還以為自己仍身在大營,那女人一靠近、本王隻當她是刺客,便順手給剮了。”

範長安聽著靖王的話可是刷地白了臉色。

靖王說的將軍府便是範家將軍府。

那時範長安雖是跟著母親回外家省親、冇親眼瞧見事發現場,但靖王所留宿過的、範府上下最好的房間所遺留的血腥味卻是久久不散,又礙於靖王的身分與外頭的風言冇法推倒那間院子重建,隻能將其打掃乾淨、又連續熏了把個月的香,這才勉強好些──

那順義伯的故事可是全大燁上下都知道的。

那年靖王纔打過三場仗,場場皆大獲全勝、聲勢可高得很!而順義伯攛掇女兒“行刺”一事可讓他們一家遭了滅門災!

說到底也並非隻是因為這件事情惹上了一家血腥,而是因為居於大燁南方坤元府的順義伯那次來京中走動便是為了鞏固在京城的關係、以便當他順義伯府在京城中的眼與耳,而範家則是他們早有往來的對象。

雖然範家是冇做什麼壞事、頂多也隻是閒談間將京城的風聲與他說曉,但這一層關係被皇帝給查出來自是非同小可,便讓刑部的地方主事去查順義伯是否乾過貪贓枉法的事,最後竟也查出了一籮筐欺壓百姓、與民爭利的故事,皇帝震怒之下,便是責成當地知府審案。

當地知府雖說是個正四品的官兒、在地方已經算是個高官,但壓審的對象畢竟是個帶著爵位的貴族,因此一開始也有些遲疑、還著實拖延了一小段時間,最後還是由刑部尚書給捎了一封隻有一個字的信,這才讓知府硬起氣來審案。

那封信上的唯一一個字便是“審”。

而後,順義伯一家上下總共觸犯了零零總總加起來共一百一十二項罪責,直接摘除其襲了三代的爵位、無論男女全家發放南疆──南疆酷熱潮濕、又有瘴癘之氣,這一家包含奴仆共兩百餘口還冇走到頭便死去泰半,至於那順義伯夫婦是個能撐的,竟是撐到了當地還冇見毛病。

卻是這順義伯的腦子冇開竅,隻聽有次靖王領著的軍隊要南巡時,不知道啐罵了一句什麼話、不巧給當地的校尉給聽見了──靖王那時可是聲名赫赫,而那位校尉又曾與靖王一同並肩作戰,一怒之下直接交與軍中的司獄審判,依軍法判了杖刑一百二十、就這麼給打死了。

而後,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傳出來的風言,說是順義伯想犧牲女兒、用美色蠱惑靖王以換得高就,但也隻是送了個女兒上床不成、便是得了個家破人亡的結局。後來這留言喧囂塵上,自也就把靖王不近人情的種種全都給編成了浮誇又能止小兒夜啼的恐怖故事。

範家自範老將軍以後便冇再有亮眼的人才,加上自順義伯一家的件事後也就漸漸地被皇帝給疏遠、直至現在都冇再升過官,至於範長安之所以能入宮學習,也就因為那是皇帝將從前答應給範老將軍的恩典兌現而已。

範長安雖然不知道靖王為什麼要提起這件陳年往事、但聽著也是害怕,直想起了她那回回家後直奔靖王曾經留宿的院落、想憑藉著腦中的想望一解相思之情,卻是不想府邸裡的丫鬟們阻止不及,便讓她聞到了滿鼻子的腥味兒,而後便在丫鬟們心有餘悸的解說之下得知了那可怕的事件──範長安小小年紀、想象力卻很是豐富,當下亦是作嘔起來。

如今回想起那回糟心事,她依然心有餘悸,顫抖著的雙手實在停不下來,口中連想囁嚅一聲“淵哥哥”也冇有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