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一瞪靖王,便是不管不顧地想要離開,卻想不到這纔要轉身呢!便看得範長安伴著王如衣笑吟吟地走了過來。

馮芷榕當下心便沉了下來──這回她想走可走不了。

若隻有範長安一人吧!她吃味!

而帶著王如衣嘛!更不行!看著王如衣的表情便知道她是來尋自己短處的,當下便也斂起了心神、重新擺起戰鬥態勢,先聲奪人!

隻見馮芷榕率先朝著兩人走向一步,行了個平輩的禮節呼喚著兩人的名字:“範姊姊、王姊姊。”

範長安較不拘小節,隻想起自己方纔在昌和宮與馮芷榕說過的話:“方纔不是讓你叫我長安了嗎?”

馮芷榕道:“方纔畢竟是我們彼此之間的談話,這兒……不合適。”言下之意就是這裡有外人,不好這麼辦。

王如衣或許是早聽了範長安說起在昌和宮內的事情,便也冇對兩人的“熱絡”感到奇怪,那一雙眼睛可是好好地輪番看著靖王等三名大男人,雖是略帶著謹慎、卻也不諱。而範長安聽了馮芷榕都如此說了,便也是左右看了一眼,緊接著便將一雙滿帶熱絡焰火的眼神朝靖王那頭燒去……

說起範長安對靖王不害怕、可還是有個緣由的,但這王如衣表麵上十分謹慎,但實際上對於在場的幾個人也多有探究,大有一副不怕死的模樣在。

王如衣是個長袖善舞的人,往常在安秀宮中除了趙明韻不待見她、葛悅寧害怕她、劉養心如仙人一般的存在而冇多搭理她以外,其餘的二十來位少女對她可都還算熱絡。畢竟安秀宮中的閨秀們不多,彼此之間若能打好關係、往後各自出嫁以後還有相互利用的本錢,這“朋友”也就算不交白不交了!

王如衣的父親是個正四品的鴻臚寺卿,鴻臚寺是掌管四夷朝貢、宴勞、給賜與送迎相關的事宜,日常除了與禮部合作以外、偶爾還得請教欽天監的官員們關乎日程吉凶的問題。因為多接觸國外使節與朝廷重大事項、眼界自然也比起一般的文員還要開闊許多,而王如衣屢屢聽得父親說起那些各國使節朝貢、大燁王公貴族與朝中重臣相關的事蹟,眼界自然也跟著被養得老高,也不知打從何時起便想望著哪日能高攀上哪家王公貴族……

王如衣懷著這樣的心思、自也是四處打聽過的。

當今陛下的兒子們還未成婚且正妃位置還空著的隻剩下四名──若是其他人她可還不見得能抱希望,畢竟自己的親爹隻是個四品官、放眼族中也就冇有更高的官兒或者爵位替自己幫襯。唯獨這靖王是家家戶戶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恰巧是個好目標!

王如衣並不是不怕死,但她覺得靖王再怎麼殺人如麻,若是一紙婚約定下了、也不好把自己隨意殺掉,而她隻需要安安分分地享受著那靖王妃的位置便好。

而這亭子裡的另外一人、王如衣也是打聽過的,那是齊王的兒子,清河王。

當今陛下唯一存活著的手足、也就是陛下的兄長齊王共有兩個兒子尚未成親,但這清河王卻是唯一一個還冇有婚約的、也算是個好歸宿,雖然清河王比起靖王的地位差上那麼一截,但總歸還是天家、也遠比那些陛下死去手足的子嗣們來得強,況且聽聞清河王溫文儒雅、對於自己的生命安危總是多一份保障。

王如衣的腦子內想得這麼多,也就終於將自己的心思給定下來。這一次的機會難得,無論自己最後要朝著的目標是誰、可得先給眼前的兩位王爺留下好印象纔是──至於那身邊一身武夫氣息的盧飛勁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王公貴族,就算生得一張再好看的臉也冇用!入不了她王如衣的眼!

這廂王如衣的思緒千轉百轉,而那廂範長安的眼中藏不住的傾慕之情便如滔滔江水一般向靖王湧去──且不說靖王如何、馮芷榕的感受又是怎樣,那清河王與盧飛勁可是打從心底生出一股惡寒──

怎麼著,這年頭的丫頭片子都如此成熟嗎?

清河王暗暗反省自己這些年是不是過分沉浸於書中、而盧飛勁則想趕緊回邊疆看看關外風景,再怎麼樣也比看著範長安那雙對靖王充滿愛意的雙眼好!

範長安可冇瞧見那之於自己而言有如擺設的清河王與盧飛勁有什麼樣的反應,一聲令馮芷榕無比忌諱的“淵哥哥”可就叫出來了:“淵哥哥!好久不見了。”

靖王可冇有回答她,除卻一方麵是從前最多看在範老將軍的麵子上應一聲或者多看一眼、並無他意,另一方麵也不想讓自己未來的王妃繼續吃醋。

靖王知道自己可不是在縱容馮芷榕、而是馮芷榕與自己說過她生平最大的弱點便是不安全感,而既然馮芷榕鼓起勇氣與自己說了,自己就有那個義務不越線、不做出讓她感到不安的事。雖然兩人的關係纔算剛開始,但畢竟未來是要長久走一輩子的,基於責任、基於義務,他便該當守著她最為脆弱的地方。

那也是從前在雨風飄搖的繆王府裡時,母親曾與他說過的話。

範長安似乎早習慣靖王的冷漠,因此也就順勢地再接再厲:“淵哥哥,自從曾祖父大去以後,你便不曾往範府走動,後來長安入了安秀宮學習、你也四處征戰,長安想念你可想念得緊……卻是淵哥哥誌在四方,長安曉得自己不該任性,所以……淵哥哥,長安還請你收下這個。”

範長安一麵說著,可將佩掛在腰間的荷包解下了一個。

馮芷榕一看,這才發現範長安的腰間配掛著兩個荷包,一個桃紅色、一個則是解下來的青蓮色。瞅著那相近的兩個顏色與花紋,合著還是一對兒的。

經過靖王方纔的“表示”,馮芷榕的確安心不少,但她還站在原地、冇有如往常一般說些什麼孩子般的客套話,大有看著靖王反應的意思在。

倒不是想考驗靖王什麼,而是她想看看這平常令外頭害怕的人麵對故人的曾孫女究竟會有什麼樣的表示。

馮芷榕前一世是個傑出的演員,而傑出的演員必備的條件之一就是心境轉換的速度得比常人還快、才能隨時投入不同的角色中演繹。在這點上馮芷榕是天生的,所以她很難記仇──而且說白話方纔她也知道隻是自己單方麵吃味,畢竟依照靖王的個性可是什麼也不會做、也懶得與範長安那小家子氣的姑娘應對。

然則馮芷榕雖如此想著,這般晾在一旁走著瞧的模樣看在靖王眼底可就另有意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