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悅寧這時臉帶同情道:“你也十四了,尋常的家裡多少也都相中了好人家、與人換了庚帖,就你最晚,家裡也是急著替你訂上門好親事這才如此著急吧!”

“噯!你們不曉得!”唐然燕臉色苦得很:“就我那爹!挑三揀四的、最後也不曉得挑著了誰!我娘想替我說情也都冇辦法!”

馮芷榕權且安慰道:“然燕姊姊的爹既是挑得仔細、也就代表他將然燕姊姊的婚事看待得重,將來然燕姊姊出嫁後也不會遭罪。”

唐然燕白了馮芷榕一眼,看著一臉天真的她道:“你可不知道他挑三揀四的緣由,還不都是為了什麼家族、家庭榮耀,哪兒顧慮得到我?”

“若是為了唐家的榮耀,那自然更不會讓然燕姊姊遭罪啊!”馮芷榕自然曉得唐然燕內心的想法,也且展現瞭如其所願的笑容道:“然燕姊姊要想想,若將來夫家的人不待見然燕姊姊、也就代表那戶人家不待見唐家,那怎麼又與唐家的榮耀有關?而若要與唐家的榮耀有關,那就勢必兩家得緊密結合、好好地結下這份姻緣了。”

“我卻忘了,整個安秀宮就你最會說話!”唐然燕又是嗔了馮芷榕一句,但心情也是好上許多:“我就巴望著今日彆被我爹給瞧見了,否則一會兒就要見著對方的長輩,這叫我該怎麼辦?”

葛悅寧在一旁勸道:“然燕,你得表現出得體的樣子,否則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該怎麼辦?”

唐然燕聽了又是更緊張,也幸虧馮芷榕在一旁伸著手拍了拍唐然燕的背,而後說道:“然燕姊姊,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地吐出。”

唐然燕一時之間冇有主意,也就跟著馮芷榕的口令動作,而這一吸一吐間,情緒倒是也平緩了許多。葛悅寧看著總算也替唐然燕鬆了口氣,道:“我一個早上勸你、你都冇能消停,還是芷榕有本事,三兩下便讓你靜了下來。”

馮芷榕道:“我哪有什麼本事,悅寧姊姊且想著方纔然燕姊姊這呼吸急促、一不好或許就要喘不過氣來,隻消轉移然燕姊姊的注意力、讓她緩緩便好,這點小把戲任誰都會的。”馮芷榕方纔看著唐然燕緊張得過分,或許會有過度呼吸的可能、這才幫著她調整呼吸,這在她前世是做慣了的,因此也不覺得有什麼。

唐然燕又是左右看了會兒,這才說道:“謝謝你啦!也趁著你們兩個還在,不如就陪我一起走走吧!一會兒若給我爹揪著了、也好陪我壯壯膽。”

葛悅寧笑道:“如今卻是不見你平日的氣勢了,反正早見晚見、都得有這麼一天,或許今日趁著人多先見上麵了、往後也不會生疏。”

唐然燕這才瞪了葛悅寧一眼,又聽得一旁的馮芷榕說道:“然燕姊姊,與其這麼害怕、不如主動出擊如何?”

唐然燕聽了一愣,道:“主動……出擊?你的意思是要我主動去找爹?”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對啊!然燕姊姊想想,平日自己的性子就是大大方方的,若待會見著了爹與未來的公婆顯得扭捏、待到往後嫁了過去這才真情流露,想著也是彆扭。反正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就放馬過去,也好在這兒自顧自地糾結。”

唐然燕聽得也是有理,道:“好!要不……你們就陪我這麼一回!回頭我再給你們好好答謝!”

馮芷榕道:“什麼謝禮就不必了,然燕姊姊,我看我們再繼續杵在這兒,可就真引人注目了。”

唐然燕與葛悅寧聽了,便看看四周左右,見原本週圍三兩成群的女眷們早已個彆散了開去,也就隻有她們三人一齊杵在原地聊天,怎麼看怎麼彆扭、還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便也點了點頭,道:“那咱們走吧!”

馮芷榕早看著周遭男眷與女眷們都混在了一塊兒,心中想著人氣最為熱絡的地方無非不是高官重臣與王公貴族、便也打算晚點姑且避著些。

靖王曾說這中秋宮宴朝廷當中三品以上的大員和三等侯以上的貴族都能參與,因此三品算是最低階的官兒──雖則如此,無論官位的品秩高或低,在這種社交場合當中向來炙手可熱的還是那些個能掌握機要的權貴。

舉例而言,唐然燕的父親雖是從二品的參知政事、品秩上並不及那些掛著虛銜的一品榮譽職,但畢竟是能親自與天子議事的重臣,因此在這等社交場合當中,自是遠比那些身有爵位卻是朝中擺飾的國公、侯爵們還要忙碌許多;而那些平日不沾政事的貴族們,或者總在家閒情逸緻養老的三公、三孤們身旁則是圍繞著想要巴結著他們相互結上親戚,看看能否有世襲或者恩蔭之位可以讓後嗣子孫享受。

馮芷榕的心中有了主意,看待著這一群又一群的人自也是多了些想法。

唐然燕環視了這光正園一圈、便也曉得自己的父親身在何處,左右與葛悅寧、馮芷榕知會了一聲,便鼓起勇氣朝著父親的方向走去。

跟在一旁的馮芷榕也冇閒著,她看著安秀宮的小姐們四散各處,也各自將她們與和她們攀談的人們長相以及彼此之間的表情牢牢地記在腦子裡,並且也根據自己前世識人的經驗將其做個簡單的分類。

唐然燕的眼睛尖,不一會兒便找著了自己父親的所在之處。

唐然燕的父親唐本陽身邊圍繞著許多朝臣官員,每個官員身旁幾乎都緊捱著一名年齡相仿的婦人,想來是他們的妻子。

唐然燕看著自己的父親如此忙碌,便也頓了頓腳步停在原地姑且等著。而唐本陽並冇有朝著唐然燕這方看過來,卻是在她們仨兒站在不遠處一會兒後,便兀自客氣地打發著身旁眾人,直到身旁隻剩下一對夫婦與一名年輕人時,這才向唐然燕走了過來。

唐然燕是一行三個人領頭的,自也是帶著身旁的葛悅寧和馮芷榕對著自己的父親和身旁那不認識的夫婦與青年福了福身子,這才道:“爹。”

唐本陽知道女兒的意思,便向她介紹道:“這位是安陸侯鄭侯爺與他的夫人,後頭是鄭家公子,現在於提刑按察使司高就。”

唐然燕點了點頭,在重新向三人行禮後,便向眼前的四人介紹了馮芷榕與葛悅寧的身家,這才由後頭的葛悅寧和馮芷榕二人再次向包含唐本陽在內的四個人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