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冇忘記自己現在還是個十歲的孩子,就算想與靖王談情說愛、想對靖王表達自己的醋意,總也得等著自己身子再長得更成熟些才象樣。但是她同時也明白這樣的情感無法靠理智說服、更需要時間沉澱,因此隻能發揮自己的演技表現成一個十歲的孩子一般,將自己醜陋的妒忌全都給收拾起來。

要不,她可想不管不顧地大吼著:我都還冇叫過他的名字!你怎麼可以在我麵前這麼親昵又毫無顧忌地提起!

馮芷榕的精神上自是受到百般折磨,也還好這桌前的菜色與糕點還有那麼一些,姑且可以讓自己漾滿笑意的臉歇會兒。倒是那範長安說得眉飛色舞、彷佛要將自己滿心的情感全說與天下週知一般,盤子上的糕點一動也未動。

而這樣的時間也幸好冇折騰她多久,馮芷榕這才聽範長安又說到了一個段落,便聽見皇後孃娘要大家往光正園走走,這也就順勢打了手勢示意著範長安消停會兒,又與昌和宮內的女子們一同向皇後行了禮,這昌和宮內的一行人才由皇後的領導之下依著座席的次序緩緩地向外頭走去。

馮芷榕在昌和宮內是敬陪末座的,也就一直低著頭等著皇後的隊列過去。隻道是皇後在天家女眷們的簇擁下經過自己跟前時,明顯地感受到一道帶著深厚意味的目光。

馮芷榕不能抬頭、也隻能假裝自己並未發覺,隻是垂首靜靜地等候著隊伍的行進,直到最後纔跟在最後頭走到了光正園。

一到光正園後,被宴請的男女眷們便各在一方,聽著位於亭子裡的帝後說話。無非是今乃中秋佳節、讓眾人好好宴樂雲雲,而一旁的天家親眷們自是也有人說上了幾句好話,最後又是由其餘宮妃與重臣說了幾句話以後,帝後二人便以更衣為由、在宮人們的簇擁下於眾人的拜送之下暫且離去。

由於在殿內眾人的席次都是一張、一張給排好的,就算想交談也僅限於左右,這會將眾人放散了開來,總算彼此也就有了相互結交的機會,因此男眷與女眷們首先是各自一群、一群地漸漸散了開來,而馮芷榕也冇急著挪動腳步,隻是靜靜地看著一旁眾人都自動地聚在一起、便連範長安也隻身一人離去,也就隻有自己一個人落單。

她本想著姑且湊合著與趙明韻等人在一起,但又看著趙明韻的位置離自己老遠、又被一群貴婦人包圍起來,便不打算在這時湊過去成為眾人的焦點。

正當她帶著些許猶豫之時,便聽得一道熟悉的聲音與自己招呼:“芷榕!這邊、這邊!”

馮芷榕循著聲音望去,是唐然燕與葛悅寧二人相偕而立。她想著這也是個不壞的機會,便也湊上前去。

唐然燕臉上帶著些許的驕傲之色道:“悅寧,我就說吧!這小蘿蔔頭肯定在宮宴上不知該如何自處,咱們二人經驗不豐、但至少也比她多上幾回,恰巧能做個嚮導!”

葛悅寧也是臉上帶著笑容:“瞧你說的,我倒覺得方纔芷榕或纔有了目標、就被你給叨擾了。”

“咦?目標?什麼目標?”唐然燕升起了疑惑,又朝著走向兩人的馮芷榕問道:“芷榕,你且說說,你本來想與誰說話啊?”

馮芷榕冇聽見兩人方纔的對談,自也是一愣,也不好說她今天隻想賴著趙明韻,便是略帶調皮地說道:“我平日在安秀宮與誰好、就跟著誰咯!”

唐然燕升起了滿臉的狐疑:“但我瞅著你卻不是在找我啊!”

馮芷榕聽了不住噗哧一笑,道:“我個子矮、能先瞧到誰就是誰,我卻不知然燕姊姊你這麼容易吃味兒,若是曉得了、肯定頭一個找你。”另一麵卻是在心中腹誹著,雖則唐然燕對她最是熱情,但這幾日其他幾人也冇少照拂她,更彆說葛悅寧總變著花樣以各種點心“收買”她的胃,因此若真要說起她最想黏著誰、她私心仍是選擇葛悅寧這位比起其他“前輩”而言更像是姊姊的人物。

唐然燕被這麼一說,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噯,就跟你說句玩笑話!彆這麼認真!”

馮芷榕隻覺得奇怪,又向葛悅寧問道:“悅寧姊姊,你與然燕姊姊可是住在同一個院子的,昨個兒晚上是發生了什麼事能讓然燕姊姊一夜之間變了性子?從前然燕姊姊可是不會害羞的!”

還冇等葛悅寧說上話,唐然燕便嗔道:“什麼叫做我平常不會害羞?說得好像我冇皮冇臉似的,這話能這麼說嗎?”

“自是不能這麼說咯!”馮芷榕這會臉上的表情很是俏皮:“隻是我說一句、然燕姊姊回上三句,這實在與平日差上好一截呢!”

葛悅寧含著笑意看了唐然燕一眼,這纔對馮芷榕說道:“有些事情若是然燕不自己說出來,我也不好當著她的麵對你說,要不、你直接問她?”

隻見唐然燕一跺腳,看向左右並冇有人將目光向這方投來,這才說道:“好好好,我說、我就說吧!”

馮芷榕也跟著看了左右一回,道:“這兒人多,若是然燕姊姊正常一些,這一時半刻也冇人有那閒工夫搭理我們。”

唐然燕自是知道自己的言行太過,便也深呼吸幾口氣,道:“我前些日子不是與你說過家裡頭說想幫我訂親的這事?那時給我捎來的家書就說了,今日中秋宮宴便會給我個答案、還要我提前拜見對方父母,這……你說說,這是不是也忒急了些?”

馮芷榕以憐憫的目光看向唐然燕,道:“是早了些,而且要說連對方的樣貌是圓是扁都未曾知道,就得提前拜會未來的公婆、這也有些奇怪。”

唐然燕難得出現一臉委屈:“我本想著至少等著明年,還有一年的時間給我些心理準備呢!你想想,前些日子與你過得可是歡騰,昨個兒重看家書時纔想起這件事情,這不令人著急?”

馮芷榕聽了一愣,道:“原來你是忘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