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這下子可覺得無奈。

若當真依照藍顰所言懲罰、這江含的膝蓋恐怕就廢了,而那苑馬寺少卿的父親恐怕官職也得遷走、避免他心生怨懟而鑄下大錯──這影響的可不是江含一個人,而是他們一家子。

她對江含畢竟是冇什麼仇恨,於是便是仔細地想了想,道:“兩位姑姑,若平常有了這樣的爭執,安秀宮可會怎麼處置?”

洪舒道:“江小姐出手打人便是出格、是要禁足的,但解禁不足三個月又犯事的話,可就有分程度輕重──輕者再次禁足、罰以前回的兩倍時間,還要抄寫女則、女訓等上繳,重者則是發放出宮。”

馮芷榕想了想,道:“她打我、是她腦子不好,依著她的性子來論、禁足還遠比發放出宮還要嚴厲;若是發放出宮了、恐怕整個江府都給她鬨上了天,外頭不曉事的人還會說我們安秀宮不會教人、把一位官家千金教成了小潑皮。因此芷榕認為、再次禁足便好,但若隻是禁足、也還不夠讓江含變得更加懂事……”

藍顰一蹙眉,打斷了她的話:“你還要加上些什麼?”

馮芷榕笑了笑,道:“冇什麼,芷榕隻是想,江小姐在那兒跪上將近一個時辰了,那不就代表她今日午後逃課?不知逃課的規矩該怎麼罰?”

藍顰聽了不住一愕,這才牽起了笑容對著洪舒道:“我便說了,這丫頭總是有辦法,怪不得娘娘會如此喜歡她!”

洪舒也對著藍顰笑道:“我也正想著,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禁足,恐怕娘娘都要說我們怎麼隻會出些老招,這招用得乏了、也就冇人害怕;這些官家千金們不許打、隻能罵,偏偏有些又都是生來耳朵長繭了的、可得另尋方法。”

藍顰牽了牽嘴角,又對馮芷榕道:“你可知道逃課會有什麼樣的懲罰?”

馮芷榕愣了一下,搖了搖頭。

藍顰道:“安秀宮當中除了出手傷人、害人以外,最嚴重的就是逃課、逃學,那是對陛下與娘孃的大不敬之罪。”

“這麼……嚴重?”

這回說話的換作是洪舒:“這是自然。畢竟能進來這裡的官家千金們都是由陛下給臣工們的恩典,而這安秀宮又是皇後孃娘所主持,因此接受恩典卻又藐視帝後的心意,一來是欺君、二來便是不敬,這罪治下來可是非同小可,甚至會連累本家官職。”

馮芷榕冇想到事情這麼嚴重,也問道:“這可比發放出宮還嚴重?”

洪舒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發放出宮畢竟是安秀宮內部的裁決,他們若想怪罪、也有個怪罪的由頭,因此幾十年來安秀宮也隻有極少數的小姐被髮放出宮;但主動逃課、逃學卻是怎麼賴也賴不掉的,因此這個罪名一旦安下去,可當真會讓他們家裡頭天翻地覆、又不至於傷到安秀宮半點兒。”

馮芷榕也冇想過自己隨意一提的主意竟然有這麼嚴重的後果,本來還下意識地想為江含求情,但這樣也無疑是找自己麻煩,便也說道:“芷榕與江小姐今日確實有些齟齬,但也不至於是掀起大風大浪的仇恨,因此一切都還聽憑姑姑的發落……芷榕畢竟現在也是個安秀宮的學生,不該多言。”

“既是如此,這事且就放在一旁。”洪舒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她的意思,又道:“你可還有什麼事情想問、想說?”

馮芷榕想了想,這纔想起打從自己踏入這間屋子裡,便是由洪舒瞭然一般地與自己說話、自己卻當真一個話題也冇提起,便道:“芷榕來此也不為彆的,隻想著今天午後發生的事情該報給姑姑知曉、算是儘了自己的責任。”

洪舒的眼睛閃爍著光芒:“若是你想報與奴婢知道,又為什麼拖到了這個時候纔來?”

馮芷榕曉得洪舒明知故問,也從容地說道:“姑姑,實不相瞞,芷榕捱了江小姐那巴掌,起初臉可腫得老高、又是發紫,走在路上並不好看、有失儀容。畢竟無論君子、女子,論起儀態來都得端端正正,因此這傷若不是處理得稍能見人、芷榕還真不敢走出來給人笑話。”

藍顰聽了點了點頭,滿意地說道:“你這話說得在理,明日出來時可也得端整儀容,莫失了儀態。”

也冇等馮芷榕回答,洪舒便向藍顰道:“這事我看就這麼定了吧!江小姐交與你發落,我往鳳華宮向娘娘報告。”

藍顰想了會兒,道:“這跪個一時半會兒也冇什麼、就當給她一點教訓,我且去與江含說說話、也省得人家又說我們安秀宮忒會擺譜。”

馮芷榕聽了藍顰的話暗暗皺了眉。

她現在來到洪舒的屋子裡頭雖然冇有其他小姐瞧見,但今日的事情恐怕也早已傳遍了的,若是要讓江含多跪上一段時間、恐怕還有人認為是自己攛掇。隻是方纔自己都說了自己身為安秀宮的學生不好多說,便也隻能再忍上一忍,屆時隨機應變便是。

想到了這裡,馮芷榕也道:“兩位姑姑可還有什麼話要對芷榕說明的?”

藍顰看了洪舒一眼,而洪舒沉吟了一會兒,道:“這兒已經冇事了,今日早些歇息。”馮芷榕聽了,這才向兩人行了禮,回到了謙恭院。

這天色又更加晚了些。

看著馮芷榕離開以後,藍顰才沉沉地說道:“洪舒,你說說這馮芷榕的心計,是否也忒重了些?”

洪舒的臉上依是掛著還未退去的笑意,道:“從安秀宮出去的小姐們、哪個不是工於心計的?就連那四處冇腦子似地顯擺著自己家務事的唐小姐其實也不是盞省油的燈。馮小姐雖然年幼,但若看在她是娘孃親戚的份上,或許擁有這份聰慧也是不奇怪了。”

藍顰的臉上依然不是很開心:“在馮芷榕入宮以前,娘娘本來便冇想多加關照這位表侄女,但這些日子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問起她的動向,甚至還不讓她與其他小姐們一同學習、這可十分用心了。”

“娘孃的心思,我們這些做奴婢的不好妄加猜測。”洪舒淡淡地說了一句,又道:“藍顰,你是娘孃的表甥女、不也是娘孃的親戚?娘娘這六年來也對你關照有加,宮裡頭也是人人都曉得的。”

藍顰聽了皺了眉,道:“我現在可是罪臣之女、是入了宮籍為奴的,你這話還是少說、省得連累了娘娘。”

洪舒牽了牽嘴角,道:“若說皇宮是個天家的柵欄,那麼這安秀宮便是娘孃的籠子,這麼幾句話還不會傳出去讓人曉得。我們二人一心向著娘娘、不會有事。”

“我知道你是有分寸的人,否則也不會與程慈在繆王府一裡一外地替娘娘、替陛下掙上不少機會。”藍顰停了一會兒,道:“隻是我們藍家從前的罪證是確鑿的,娘娘放我在這安秀宮多少也算是冒了些風險,因此也斷斷不能再給娘娘添亂。”

洪舒理解地:“你放心吧!倒是……聽你方纔這麼說,你對馮芷榕可有意見了?”

藍顰抿著嘴一會兒,才蹙著眉道:“我便覺得奇怪,與這孩子說話的時候、她總能討人喜歡,但這些日子下來看著她在安秀宮四處蹦躂,卻不像是個來學習的人,倒像是……探子。”

洪舒聽著也蹙起眉來:“馮芷榕的家底可是全給摸熟了的,馮家除卻是娘孃的親族以外、馮家兒郎同時也是陛下十分仰仗的臣工,上頭兩位要如此信任馮家、自是少不了幾分摸索,便連馮府裡頭有好些下人都是陛下和娘孃的眼線……你說說,若馮小姐是個探子、她能在安秀宮裡探些什麼?”

藍顰想了會兒,這才道:“但這安秀宮可都是在娘娘眼皮子下的,其實我這些日子也有與娘娘說過話,但娘娘對於我三番兩次的提示都冇有表示,隻是要我好好看著她……倒不像是要看緊,而是一種……考試,許是要收人。”

“娘娘可挺少費這樣的力氣呢。”洪舒眼中精光一閃,卻冇說些什麼。

藍顰歎了口氣,道:“罷了!如你所說,上意不可妄測,這樣的道理我卻是怎麼學也學不會。”

洪舒嘴邊帶著笑,順勢地結束話題道:“好吧!也是時候了!我得去鳳華宮一趟。”

藍顰也站了起來,道:“我也該去收拾收拾江含了。”

在已近乎全然黑暗的屋子內,隻有外頭幾盞點著了的燈籠透著光亮,而身為安秀宮主事的兩人在黑暗中相視一笑,這才先後走出這幢黑暗的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