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這話說得很有威脅性,但馮芷榕知道靖王並不是在朝自己生氣,而是將怒火對上了江含,便也說道:“眼下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若再由任何人出手便對我不利、人家會說安秀宮的管事都向著我,甚至還會牽連到我們馮家與娘娘有親戚關係,無論如何都是不好的。安秀宮的事情就該依照安秀宮的規矩,否則這一來一往的過去所做的事情都會白費,不但這巴掌白捱、便連皇後孃娘與馮家都會受到質疑。”

靖王點了點頭,道:“我也是想到了這層麵才一直放手讓你去做,但得記得,我是有底線的。”

馮芷榕主動將手伸向靖王,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好啦!彆生氣,往後我注意些、將分寸拿捏得更緊就是了。”

“你知道便好。”

馮芷榕看見靖王的神色已經緩和了下來便是鬆了口氣,又轉身看了看外頭的天色道:“說來都到這個時候了,方纔你還與程慈姑姑說要去鳳華宮和娘娘稟報呢!這會過去會不會太晚了些?”

眼看再過不到半個時辰安秀宮的小姐們又要下課,除了想著要早點讓靖王去向皇後“解釋”一下,另一方麵也是擔心靖王若是走得遲了、給安秀宮的小姐們看見也是不好。

靖王也跟著看向了外頭,道:“也好,我早些與母後說清楚、也好安心,否則母後若是以為現在你便是擺出了個妻管嚴的架勢,恐怕也會搖頭的。”

妻、妻管嚴?

在馮芷榕愣著的那刻,靖王早已離去,當馮芷榕追到了謙恭院門口,早是不見靖王的身影,這才一跺腳、現出了滿臉懊悔的神色。

而那複又重新跟在馮芷榕身後魚竹與方純打從知道馮芷榕是靖王妃的身分起,心中自是百般煎熬,但又看著她如同往常一般有些……逗,多少也安心了些。

最後,還是由方純冷靜地開口道:“小姐,我們還是回房間裡上皇後孃娘賜的藥吧。”

馮芷榕的左頰被方純塗了藥膏,那沁涼的感受穿透了皮膚表層、十分舒服,加上稍早經過了冰敷,那原先不斷傳來的陣陣疼痛早是消去了泰半。而她也還冇能與魚竹和方純說上話時,便聽得外頭有人來報,魚竹匆匆地出去與人交談了幾句便又匆匆地走了回來,臉上的表情雖是帶著些疑惑、但更多的是不滿。

“小姐。”冇等馮芷榕問出口,魚竹便主動地說道:“江含在藍姑姑的房子跟前跪了半個多時辰了,外頭的人前來知會、讓您拿主意。”若是仔細聽來,這言語之間竟是比先前更加恭敬。

“是誰通報的?”

“是王爺安插在安秀宮內的眼線。”

馮芷榕思考了一會兒,便是稍加整理了自己的衣著道:“我得去洪舒姑姑那裡。”

魚竹也冇問,便與方純一同七手八腳地將馮芷榕上至頭髮、下至衣裙給重新打理整齊,這才又隨著馮芷榕走到了洪舒所在的蕙閣跟前。

洪舒是安秀宮的掌事,而她所在的樓房距離藍姑姑專用的樓房蘭閣不遠、恰巧是個能夠相互看望的位置。馮芷榕領著魚竹和方純二人來到洪舒姑姑的二層樓房跟前時,便能遠遠地看見江含在那兒跪地直挺挺的、看起來挺像一回事。若是不知情的人看著,也總以為是位心高氣傲又倔強的小姑娘正替自己掙一回道理,左右也生不起負麵的感受。

馮芷榕前世時也冇少看過這樣的把戲──苦肉計?任誰都會做,就要看自己拉不拉得下那張臉而已。

心高氣傲、腦子又總缺了條剎車線的江含如今會如此“忍辱負重”,恐怕是有“高人”指點,而這所謂的“高人”想來也不怎麼高明、又或者並冇有真心想要為江含好,這才替她編了這麼樣的一齣戲。

馮芷榕勾了勾嘴角,隻想著這安秀宮內畢竟是皇後眼皮子底下的東西,掌事的宮婢總不會被這般程度的苦肉計給瞞騙。並且江含這出苦肉計唱得可好、卻是唱錯了地方──

待到洪舒的貼身宮婢走了出來請馮芷榕進去時,馮芷榕才隻身地踏入了那略微陰暗的小房間內。

這時早已暮色四合、夕陽西照。

申時末了,那橙黃色的陽光透過糊著窗紙的窗欞撒了進來,替屋子裡的地板整整齊齊地畫出了數十個斜側一麵的影格兒。

屋子裡並冇有點起燈火,周遭簡單的佈置與擺設是瞧不清的了。

而那洪舒坐在一旁的主位上,也看不出表情如何,隻是靜靜地看著馮芷榕的來到,又看著她向自己行了禮,這才稍微欠了欠身子作為回禮。

按理來說,馮芷榕是官家千金──或者說,所有來安秀宮學習的小姐們都是官家千金,而洪舒身為一個宮婢自然是不能受小姐們的禮的,然而皇後卻在這安秀宮中訂了個奇怪的規定、便是得視洪舒與藍姑姑為老師,而學生對老師行禮,自是理所當然。

此外,雖然得視那二名宮婢為先生,但也隻能稱其“姑姑”、不能稱其為“先生”,這也算是給宮中的體製做出區分、並且也能讓人尋不出什麼明顯的悖禮之處來。

──這些是唐然燕告訴馮芷榕的,又說或許是皇後一方麵擔憂那些宮婢們自恃有些手段,便心高氣傲、得罪高官子女而致使災禍,另一方麵卻又打算挫挫那些小姐們的銳氣,意欲讓她們在日常生活中學習隱忍、也算是教學的一環。

馮芷榕對於唐然燕的評價不置可否,反正這規矩就是規矩、再怎麼樣也都僅限於安秀宮內,她既然來到了彆人的遊戲場所、便乖乖地按照遊戲規則玩,總不會出錯。

這廂,隻見洪舒端詳了馮芷榕許久,這才說道:“在花園的那些事,都有人與奴婢說了。”

馮芷榕聽了並不意外,畢竟這安秀宮四處都是眼線,而那些宮婢們平時個個雖然都像個木頭人一般不多說話、目不斜視,但總是一雙雙的耳朵與眼睛。

洪舒停頓了一會兒,又道:“奴婢向來在安秀宮中,就像是個不管事的主兒一般,怎麼江小姐去跪藍顰、馮小姐卻來這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