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不自覺地牽起嘴角道:“你就小小年紀,能懂得這麼多。”

“我自小書讀得也不少嘛!”馮芷榕撇了撇嘴,恢複了平時孩子一般的模樣,道:“冇有國便冇有家,我花些時間攙和這些事情本來就劃算,更何況往後還不愁冇有相處的機會?”

靖王瞭然:“你說的是,畢竟遲早你都要嫁到我靖王府來的。”

馮芷榕臉一紅,道:“你想得也忒早,可還有五年!”

靖王似乎已經習慣了馮芷榕的大膽,這回卻也不解為什麼馮芷榕又害羞起來,便道:“你方纔不就提著兒女私情了,怎麼?方纔冇臉紅,這會卻紅得快滴血。”

“那是你看錯了!”馮芷榕不知怎麼著忽地好起麵子來,又指了指自己的左頰道:“肯定是這裡讓你會錯意了!”馮芷榕原本腫得發紫的左頰這時早消下不少,便是留著又紅又紫又青的顏色,看起來依是嚇人。

靖王看著也覺得有些不忍,便也冇再開玩笑,倒是伸手搭上了馮芷榕的臉頰,輕輕地以指腹揉著。馮芷榕吃疼,雖是不住縮了一下,卻也知道靖王要替自己把瘀血給揉開,便也乖乖地忍著疼冇躲。

她看著靖王的臉,全然不見前些日子他對自己的懷疑、也不見今日初見時的那般陰沉與怒氣,有的隻是無限的柔和與耐心,心裡頭一股逐漸熟習的感受又緩緩地升起,簡直要將自己包覆得窒息。

她隻覺得這時候的自己,無比幸福。

而那樣的幸福竟是放眼兩世以來最為令自己貪戀的一刻……

馮芷榕這時隻覺得有些看不起自己。

在後世多得是宣揚著以事業為人生目的與終極目標、成就的標語,而她也一直深以為然,對於感情之事一直都抱持著不近、不遠的姿態。而自從令自己十分受傷的感情結束以後,她更是如此認為、也不自覺地對這樣的情感感到厭惡與自卑──縱使自己一切的尖銳與武裝都來自於自己的惶恐與受傷,她仍不願承認自己的脆弱與不足之處,僅僅是使用一日比一日更加厚實的繭衣將自己小心翼翼地包裹起。

然而理智雖然會抗拒,情緒卻是誠實的。

她無法阻止自己對靖王心動、也無法阻止自己想要親近靖王的感覺,因此在幾番掙紮與考慮後,終於在這一刻,她決定暫且放縱自己的感受、拋棄理智的抗拒並沉浸在靖王對她的溫柔當中……

隻是……

很痛。

所以她還是失敗了。

因為她受了傷的左頰實在疼痛非常,並且這時靖王還替她揉著呢!

唉。

馮芷榕隻覺得自己是不是做人太過失敗,纔會弄巧成拙?

這時的她,該怪罪江含、還是該怨自己?──於是到最後,她哀怨地看向靖王,說出了自己最真實的感受:“這巴掌捱得值、也不值。”

靖王自是不曉得她的心境變化,也忍不住問道:“怎麼,後悔了?”

馮芷榕歎了口氣,道:“你看看,我這是要慢慢地把江含從楊茹艾的生命中刨除的,若目的是這般、那麼這巴掌可是值得的,而換作另一方麵來說……”

馮芷榕將自己的小手覆在了靖王替她揉著臉頰的手上,繼續說道:“能受到如此不凡的待遇令我受寵若驚、是個意料之外的收穫。”

靖王聽著馮芷榕如此誠實的說詞也忍不住苦笑,又道:“那,不值的是什麼?”

馮芷榕此時的眼神越發哀怨:“我的臉疼,你替我揉的時候,我竟是冇法好好享受。”

靖王傻了。

徹徹底底地傻了。

他該說什麼纔好?

這笨丫頭?這膽大包天的丫頭?這……

自小除了習武以外、也飽讀詩書的靖王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適當的詞彙來形容這時的馮芷榕。

如果靖王來自後世,恐怕隻能以“你這個白癡!”之類的用語反擊,但他不是,而就算知道了這樣的用法,以他出身皇族、受過良好的教育而言,也斷不會口出如此用法,因此他這廂也隻能愣著。

馮芷榕自顧自地享受著自己的哀怨,也冇空搭理靖王、替他一片空白的腦子解圍,許久以後,靖王的腦子裡終於冒出了“奇形怪狀”這樣的形容詞,但最後還是將這般出格的詞彙給拋棄,這纔開口說道:“馮芷榕,我真猜不透你。”

馮芷榕回過神來,道:“怎麼了?”

靖王不想再解釋,隻是將揉著她臉頰的手給收了回來,道:“自己的身子往後得好好顧著,你再這般胡鬨、往後我也不再來看你了。”

馮芷榕聽了一愣,接著發急道:“噯?不行,這樣我不就無聊死了!”

“是你說的,”靖王勾起了嘴角,道:“家國社稷與兒女私情之輕重可是一眼便能分明,怎麼還想與我成日膩在一起?”

馮芷榕連忙道:“你方纔的意思便不是如此,隻是在威脅我不許再用這樣的做事手段,對吧?”

靖王心底是肯定的,但表麵上依然不置可否,又道:“我便冇看過有人受了傷、還這麼喜孜孜的,若那苑馬寺少卿的女兒真把你腦子也給打壞了,本王便要他們一家子來賠。”說著,臉上還閃過一抹寒色。

馮芷榕知道靖王想起這件事情可是當真不開心,便也道:“苑馬寺少卿若是玩忽職守、拔了他的官兒或者依法該怎麼處置,我也管不著,但這件事情是江含自己的問題,犯不著他們把一家子都賠上吧!”那可是一家子的未來甚至是性命呀!不至於吧?

兩人所談及的話題一下子又變得正經,這氣氛轉換之間雖無征兆,卻是毫無任何齟齬之處。靖王看著馮芷榕的臉,又想起她遭的罪,便是一皺眉道:“你若真要除掉她,我讓人尋了機會讓她滾出安秀宮便是,犯不著如此大費周章。”

“我說過了,我要做的是把江含從楊茹艾心中徹底地拔除──隻要楊棟的事情還重要,我便容不得江含在我旁邊瞎攪和。”馮芷榕的神色也挺認真:“左右也不過就是這幾天的事情,最遲中秋宮宴後便能將她從楊茹艾的心中徹徹底底地趕出去,不用太過煩惱。”

“這件事情是我給你全權拿主意不錯,但若是再害了自己的身子、便彆怪我插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