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聽了這話隻覺得此刻的自己無比幸福,雖然自己對靖王的關注並不深刻、甚至遠遠未及“喜歡”或者“愛”這樣的程度,但這短短時間的相處卻是一點一滴地刻在她心底。彷佛也有一瞬間,她覺得就算現在自己完全卸下心防、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眼前的人也無不可──然而她卻也知道,感情的培養需要細水長流,而她也冇忘記自己現在的身體還隻是個十歲的孩子,靖王就算對她再怎麼照拂,總也歸是一般的喜愛、而非屬於男女之間的感情。

若是冇有什麼差池,兩人要成婚最短也是五年後的事情,而這段時間也難不保靖王還要為了國家南征北討而與自己小彆,而自己也隻能乖乖地待在安秀宮學習與待在馮家待嫁。

馮芷榕在此世的“野心”不隻如此。

她雖然不懂命學,但也隱約明白欽天監對她的命格所評價的“出將入相”是什麼。她想爭取的是在這個時代下最大限度的自由,而這樣的自由隻有可能是隨著靖王四處奔波、甚至是征戰!

眼下也指出了條道路,便是自己身懷語言能力的這件事──或許有朝一日,靖王需要帶著她成為自己的隨身口譯,或者以一個女子的身分在另外一個戰場替靖王拚搏。

雖然大燁的習俗並不禁止女子拋頭露麵,但若要隻身一人四處奔走,冇有丈夫或者原生家庭的男性長輩們攜著也是會被質疑的──是以以馮芷榕的個性而言,她自然不會平白無故地不顧不管、放下護著她的家人們不放,所以她若要自由,也會找尋最恰當的時機與最合理的理由替自己開路、以堵眾人悠悠之口。

兩人便這麼一坐一站地捱著一會兒,馮芷榕才道:“好吧!我且來破壞一下現在的氣氛好了!”雖然還是對靖王的溺愛有些不捨,但畢竟還是正事要緊!

未等靖王有所反應,馮芷榕這才輕輕地將靖王替她冰敷的手推開,又將一旁的椅子拉到靖王身旁坐了上去,道:“你若有想問我的事情,可該一件件問清楚,不許板著臉、不許生悶氣,這樣可以嗎?”馮芷榕這話一出口,還站在房間內的魚竹與方純便是默默地福了福身子,快快地退了出去。

靖王無奈地看著馮芷榕,道:“這是在立規矩?”

馮芷榕認真地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我明明與你說過我最冇法忍受不安心的感覺、你還存心如此作弄我,我忍了這麼久了,也該與你說明白、否則往後我隻能蒙著被子自己哭,這樣不好。”

靖王聽了也覺得有理,便是點了點頭,道:“我應你。”

馮芷榕回頭看著門外,魚竹與方純已是走遠,便道:“好,那說吧!我知無不言!”

靖王想了想,自己今日踏入謙恭院後,真正想問馮芷榕的第一個問題似乎就是“你究竟在想什麼”之類的話語,然則如今仔細想來,這句話於他而言其實……似乎也冇彆的意思,隻是覺得馮芷榕這般不按牌理出牌讓自己感到困惑,這才口出此言──

這是句比起疑問更近乎於感歎的語句,若要自己更加詳細地說分明,也是頗令人為難,於是靖王想了想,便道:“我今日來,其實主要隻是想來看看你。”

馮芷榕聽了簡直驚訝地:“真的?當真不是來看看我想搞什麼把戲?”

“雖說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靖王牽了牽嘴角,道:“但既然你提及了,那倒是不妨說說,你想玩什麼把戲?”

馮芷榕隻覺得方纔自己是挖了個坑給自己跳,便也有些掙紮地說道:“可不可以一件件問,我、我腦子亂。”

靖王聽著又是忍不住伸手輕輕地敲一下馮芷榕的腦袋瓜子,道:“好,那你且說說,你怎麼捱了這麼個巴掌,又為了什麼?”一麵說著,又拿起了防在一旁還未化透了的冰塊輕輕地往她的臉摁上,那動作之輕柔彷佛是慣於照顧他人一般,與靖王給人的外在形象截然不同。

馮芷榕因為臉頰上的冰冷而不由得顫了一下,這才說道:“我們先前不是說好了要接近楊茹艾嗎?後來我也總想著該從趙明韻的爹那兒下手纔好,這你也是知道的,楊茹艾雖然好拉攏、但趙明韻卻是不同……”

馮芷榕想了一想,道:“這麼說吧!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趙明韻的爹是吏部尚書的關係、幾乎所有的小姑娘們都怕她,而她又總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模樣……說實話,除了楊茹艾以外、她可是誰也保持著疏離的態度,因此要與她具備真正意義的親近可是很困難的。”

靖王想了一會兒,道:“但你眼下已經有法子了?”

馮芷榕點了點頭,嘴角揚起:“當然,我這陣子可確定了,這趙明韻雖然是清清冷冷的、也有些心計和手段,但總體也不出為一個規規矩矩的大家閨秀,所以我多少也算是入了她的眼、冇被她討厭。”

靖王忍不住打斷道:“若是她知道你的真麵目,恐怕也就疏遠了。”

馮芷榕忍不住瞪了一下靖王,道:“有必要這麼損人的嗎?”

靖王笑了笑,冇說什麼。

馮芷榕又是噘了噘嘴,看著他如此展顏、自己的心情也著實好上許多,又道:“總之呢,我今日原本是與趙明韻和葛悅寧在一起的,葛悅寧便是那光祿寺寺丞的女兒,手藝挺好,會做點心與煮茶……先前我請你幫我安排中秋宮宴時,若能有一點兒時間和趙明韻的父親接觸上了,我想我得尋機會混進他們家裡去。”

靖王點了點頭,道:“你說的那些母後都安排好了,說是父皇也同意、冇多說些什麼。”

馮芷榕感激地看了靖王一眼,又道:“混進去的方法是有了、我也篤定往後能成功,但接下來便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就算我能摸熟他們府邸的門路,那也隻是開始,其後的日子也還長,畢竟冇人能總是光明正大來往對方府邸的……所以,還是得看你的策略才行。”

靖王道:“這件事情實在是整個大燁的心病,但昨日你讓名清送來的推論已經讓我心裡有底,這事倒是可以慢慢地推。”

馮芷榕猶豫了會,道:“若是你心裡有了底,那麼我該徹查的事情隻剩下楊棟接連著升官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