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剛剛在舞台上嶄露頭角的新星。

曾經是。

初中三年級的時候,應朋友的邀請去看世界巡迴劇團的舞台劇,從此便憧憬於舞台的魅力之中,在高中和大學,都參加了戲劇俱樂部,開始學習表演。

她天生聰慧,但是對任何事情都興趣寥寥,做事總是提不起勁,往往會半途而廢,浪費了自己的才華,然而,隻要登上舞台,她就會變得神采奕奕。

她從不認真對待任何事情,所以在學校的成績一般,運動成績也隻是勉強過得去,但當她登上舞台時,看起來就像變了一個人。

她在戲劇方麵的天賦出人意料,在大學二年級時,她甚至獲得了一位舞台劇導演的邀請,在當地的一部作品中扮演一個關鍵的配角,從此得到了業界的正式認可。

大學畢業後,她繼續進修,並正式投入到演出中,外語專業的她受邀參加了國外戲劇公司的麵試,直接飛到國外試鏡和雀屏中選,也由此開始了自己多姿多彩的演繹生涯──到目前為止,似乎一切都很順利。

直到在一次排練中,她從一層樓高的舞台上摔了下來,摔斷了骨頭,所以不得不休養一段時間。從那以後,她一次又一次地失去演出機會。最後,她不得不暫停自己熱愛的工作,黯然回國。

她的名字,馮芷榕,終究被歸為流星一般存在;經過與大氣的劇烈摩擦,連灰燼都冇有留下。

這時,她的青梅竹馬,正好從國外回來,兩人久彆從逢。他是一位退役的武術大師,打算在家鄉開辦一個兒童才藝班,聽了她的經曆後,說:“反正你隻是偶爾客串表演,不如偶爾來幫幫我吧!”正式邀請她做才藝班老師和青梅竹馬的武術助手。

那時她隻想著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但冇想到她竟一點點的適應了這樣的生活,失落感逐漸消失,也日漸從社互動動和教學中找到了另一種成就感,逐漸從整天滿麵愁容的表情變成了整天活潑微笑樣子。

雖然這樣平凡的生活隻過了半年,但忙碌的日常生活讓找回了久違的充實感。偶爾,她會因為噩夢而在半夜驚醒,但漸漸地,她可以開始反思過往的生活,甚至還考慮過自己該重新振作起來……

然後,她死了。

那是一個下午,她剛收完一堂才藝課的費用,急著去銀行存錢,因為擔心銀行快下班了,於是抄近路跑了過去。

那是房屋之間的一條小巷,平時幾乎冇有人,也可能是她太過匆忙了,冇有注意到自己已經被跟蹤了。

當第一根反射陽光的棍子擊中她的後腦勺時,她才通過自己在與地麵的近距離接觸中發現了一旁不軌的人影。

她想呼救,還記得青梅竹馬說過,彆以為隨便學了一點所謂的防身術就想對付壞人,遇到壞人時,首先要做的就是大聲呼救,她也還記得自己笑著跟青梅竹馬說:“廢話!這個連小孩子都知道!”

但是青梅竹馬並冇有說遭到一記重擊後,該怎麼逃跑。

更冇有說過,捱了第一下之後,還會有第二下。

結果,她死了。

她隻知道,在意識消失前的最後一刻,她不僅處於痛苦之中,還不合時機的滿腦子都想吐槽這個青梅竹馬————

“什麼情況!冇人說過該怎麼辦啊!”

馮芷榕,享年29歲。終究就像流星一般,在這個世界上一閃而逝。

“啊啊啊啊!!“痛啊痛啊痛啊!!”

“哇——哇——”

奇怪?哪來的嬰兒聲??

“我收取的學費呢?銀行關門了嗎?都快五點了,再不去就晚了!等等,我睡了很久了嗎?為什麼頭還是那麼疼?現在是什麼情況?”

她覺得自己好像要被碾碎了,頭疼得要命,更重要的是,此時寶寶的哭聲還在耳邊用高分貝的方式不停地播放,就像在每個電視台同時播放廣告一樣煩人!

“啊啊啊——”

雖然她想大聲尖叫,但嬰兒的聲音一直冇有停止,直到她感到喉嚨開始疼,才逐漸安靜下來了。

“咦?”

馮芷榕發現,當自己停止抱怨時,寶寶的哭聲也停止了,於是,她開始好奇的四處張望,尋找哭聲的來源。

她的視力模糊,幾乎看不見東西。

過了很長時間,她終於看到了一塊血跡斑斑的布料,幾乎占據了她的全部視線。

與此同時,她也意識到自己好像正在被撫摸。

“啊,這是一家醫院!

如果是在醫院裡麵,那麼這裡有嬰兒就很合理了!

她完全忽略了那塊血腥的布料。

自己肯定是被那個混蛋打暈了,然後被一個好心的路人送進了急救室,而又恰巧跟孕婦在一個病房。冇錯,應該就是這樣。

但是,為什麼孕婦哄小孩的聲音就好像在自己耳邊一樣呢?

“恭喜夫人,你是個健康的小女孩!”說這話的,似乎是一位年長的女性。

然後一個女人用溫柔、微弱的聲音說:“女孩……啊!爹和二老爺一直盼著是個女孩呢!”

似乎有些上了年紀的婦女說:“太太,過來抱著小姐先睡一會吧。廚孃的湯差不多也快熬好了。”

“好的,張嬸,二老爺有冇有說過他想給這個女孩取什麼名字?”

那個叫張嬸的女人說:“說了!二老爺說,院裡的榕樹茂盛漂亮,如果夫人生了個女娃,就叫芷榕,有香草之容,榕樹之魄。”

“芷榕,馮芷榕,很好聽。”

“夫人先抱著小姐,我跟二老爺去報喜。”

“去吧。”

木門嘎吱嘎吱地響著,馮芷榕稚嫩的臉都冷下來了。

什麼?

這是什麼古裝劇的台詞?

還有,為什麼嬰兒和她同名?難道他們偷看了病床上的名牌,覺得這個名字好聽?

還有,旁邊的產婦媽媽,請把電視聲音關小一點,可以嗎?

但這柔軟的觸感,略帶血腥的空氣,溫柔的撫摸到底是怎麼回事?

嗯,這樣也還挺舒服的。

不,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床鈴在哪裡?床鈴……

接著,馮芷榕又沉沉的睡著了。

這次她冇有死,隻是從黑暗中再次醒來的時候,再一次爆發出嬰兒響亮的哭聲。

這時她知道,自己重生了,完全重生了。

不僅是那筆重要的學費不見了,而且那袋在廚房裡放了一天多的垃圾還冇扔掉,肯定會被老爸老媽唸叨半天——即使她可能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雖然她平時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但這種巨大的失落感已經掏空了她體內的一切。

想哭。

馮芷榕哭了,用新生兒的身份哭得徹徹底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