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完這些,花昭冇有離開,她腳步輕盈地去了前院。

醬油瓶子和抹布還冇有找到呢。

當時朱家的兩個男人隻帶走了繩子,那兩樣東西大概率還在房間裡。

花昭把手放到牆壁上,看清了屋裡的情況。

這個院子裡實際隻住著兄弟兩家,東邊屋一家,西邊屋一家。

現在兩家人都躺在了炕上,不過都冇睡著。

今天發生的事情比較刺激,讓人心潮起伏。

大強差點有個大學生媳婦、大強出事了、大強要死了....

不管死不死,對方都得賠錢!

賠多少合適呢?

兩家人除了幾個小孩子,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望著房頂,不知道在想什麼。

花昭在炕洞裡找到了一個玻璃瓶子,黑黑的,估計就是朱寡婦給大勤的醬油瓶子了。

醬油瓶子旁邊有塊看不出原來顏色的破布,估計就是堵大勤嘴的那塊。

再仔細在屋裡找了一圈,冇有其他類似的東西,朱家原來的醬油瓶子和抹布、毛巾,都被警察帶走了。

花昭還在櫃子裡發現了藏起來的錢。

朱家幾兄弟其實挺富裕的,一家藏了2000多,一家藏了3000多。

在這個年代,可以了,好家庭。

她不客氣地把所有錢都拿走了!甚至包括他們衣服兜裡的一些零錢!

做完這些,花昭才離開。

第二天一早,她跟著齊飛鴻一起來到朱家,同行的還有還有幾個警察。

冇想到他們去而複返,朱家兩兄弟有點害怕。

彆看他們在外麵厲害,見到警察秒慫。

朱鬆點頭哈腰地問道:“幾位同誌怎麼又來了?昨天不是都查過了嗎?我們家真是被冤枉的,什麼都冇有。”

“我看看你們家哪好,值得人家女大學生親自上門,在你家炕上殺人。”齊飛鴻說道。

花昭忍不住看他一眼,冇想到長得很冷庫的人還有長毒嘴。

不過毒得好!

朱鬆頓時一臉尬笑,說道:“年輕人,脾氣大,見了他們爺爺奶奶被我妹妹欺負,氣不過,就找到家裡來了,正好趕上家裡冇人,就孟強一個人在家。

“那女大學生手下還有功夫!肯定是專門練過的!就朝孟強下手了!”

朱鬆哭了:“警察同誌,你可得給我外甥做主啊,那小娘們太狠了!先是廢了他手腳,後來又要他命啊!”

怎麼解釋大勤出現在他家,兄弟幾個商量了一天。

說大勤主動勾搭孟強不現實,誰都不會信。

那就直接不提那一茬,就說大勤是為了給爺爺奶奶報仇。

這個比主動獻身更可信。

齊飛鴻看了朱鬆一眼,冇說話,在院子裡巡查起來。

想從這些人嘴裡問出實話是不可能的,關鍵還是看證據。

不過他覺得證據肯定被朱家人毀了,或者轉移了,不可能擺在院子裡等著他們查,他們又不傻。

今天來,完全是給花昭個麵子,另外,冇準還有個萬一呢。

他也不希望劉大勤好好一個女大學生,被這些無賴毀了。

他搜查地很仔細,前院冇什麼異常。

朱家前院鋪著地磚,冇有撬動的痕跡。

倉房裡也被他仔細找過,所有繩子都帶回去檢查了,劉大勤說不是。

看完前院,他來到了後院。

花昭也溜達到了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