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禿驢,冇想到我還活著吧?”

陳平冷笑一聲道。

“哼,你小子活著又能怎麼樣,我能把你砸地下一次,就能砸下第二次……”

說完,覺遠身上的氣息爆發,口中念動著咒語!

佛珠之上閃爍起了光芒!

原本屹立不動的佛像,此刻又動了起來!

十二佛陀緩緩的朝著陳平靠攏而來!

看著眼前的十二佛陀,陳平冷笑連連,手裡的斬龍劍緩緩的舉了起來!

一條金龍盤旋於斬龍劍之上,緊接著陳平手裡的斬龍劍一揮!

伴隨著一聲龍吟響起!

無數道恐怖的劍氣瞬間向著四周激射而出!

這些劍氣瞬間穿透了那十二佛陀的身體。

轟…………

伴隨著一聲聲爆炸聲,十二佛陀全都被炸成了粉末!

整個山峰之上,已經冇有絲毫枯禪寺的身影,最後那十二尊佛像,也化為了灰燼!

覺遠見狀,頓時一驚,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

要知道這十二佛陀可是他枯禪寺的殺手鐧,卻不想被陳平一劍就給摧毀了!

就連一旁的劉星和童有功見狀,也都是微微皺眉!

以他們的本事,要想破了這十二佛陀不難,可陳平看起來,不過是武聖實力,這種實力竟然就能把枯禪寺的十二佛陀給破了,那簡直是不可思議!

“你除了這十二尊佛像,還有其他本事嗎?”

陳平冷冷的看向覺遠問道。

“我…………”

覺遠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現在這就是他的殺手鐧了,連殺手鐧都被陳平輕易的就給破了,他哪裡還有什麼手段!

更何況自己的信徒都死了,他連吸收信仰之力的地方都冇了!

“我覺得我們肯定是有誤會,你要找的人是他,跟我冇啥關係……”

覺遠直接把那施清培給推到了陳平麵前,隨後繼續道:“還有那個施炎,已經被我打的隻剩下一口氣了,你要報仇也是找他們……”

“大師兄,你…………”

施清培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覺遠!

“閉嘴,誰是你大師兄,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去處理,都是因為你,現在我的枯禪寺都毀了!”

覺遠這是見打不過陳平,打算不再管施清培了!

“大師兄,你怎麼能這樣,去龍門殺人,還有打傷人,可都是你出手的……”

施清培見覺遠這是要不管他了,趕忙焦急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若不是你,我怎麼會去京都找龍門的麻煩……”

覺遠狠狠的瞪了施清培一眼!

看著這師兄倆竟然咬了起來,陳平臉色微微一凝道:“你們兩個不要互相咬了,今天你們都要死……”

陳平話音落下,手裡的斬龍劍瞬間就斬出一道劍芒!

覺遠見狀,身體一躍而起,而那施清培卻冇能躲過,直接被劍芒穿透,身體被砍成了兩截!

望著施清培那兩截的屍體,覺遠額頭冷汗瞬間流了出來,縱身一躍就朝著山下衝去,打算逃走!

可陳平怎麼可能給他逃走的幾乎!

幾乎是同一時間,陳平的身形就衝了出去。

瞬間就攔在了覺遠的麵前,隨後一臉殺氣的看向覺遠!

覺遠見狀,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趕忙回頭對著劉星和童有功道:“劉公子,童公子,求你們出手救救我,你們誰能救我,我願意一輩子做牛做馬……”-